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首页 |
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解放军追捕刺杀叶剑英特务:与英国军舰对峙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3-10-02 21:56:56
 

潜伏广州的特务重点谋刺对象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败退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不甘心失败,不断采取偷袭、潜渡以及空降等方式,大量派遣特务潜入大陆进行捣乱和破坏活动,这些特务还采取各种卑劣的手段谋杀新中国党政军领导人,台湾特务机关,甚至以“杀死一名部长,奖励十条黄金”为诱饵,促使一些亡命之徒铤而走险,把暗杀目标盯在一些高级干部和重要民主人士身上。时任中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广州市市长、广东军区司令员、中南军区代司令员叶剑英就是潜伏广州的特务重点谋杀的对象。

国民党特务机关除在解放前夕安排了一大批特务潜伏于广州外,在新中国开国之初,又以靠近广州的香港、澳门作为基地和桥头堡,在美、英、法、葡等国的反动势力支持下,有组织地将流散在港澳的散匪特务派往广州,与潜伏内地的特务组织相结合,进行盗窃、抢劫、杀人、煽动暴乱等破坏活动。

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潜伏在广州的匪特活动更为猖獗。他们按照台湾“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下达的密令,很快便将谋杀主政广东的叶剑英的阴谋付诸行动。

新中国的开国元勋叶剑英,把守祖国南大门的地位举足轻重,一旦敌特的阴谋得逞,将会给解放不久的广东政治、经济、社会和民生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和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

黄强武暗杀团伙成员被一网打尽

1950年4月的一天,一身港客打扮的黄强武、钟嘉来到广州市北京路的红棉舞厅惠如楼内,稍过片刻,钟嘉出门又领来两个广州人:一个叫陈星群,一个叫梁中华。第一名港客黄强武是刚刚潜入大陆的美蒋特务小头目,此人是经过专门训练的“百步穿杨”的杀手。第二名港客钟嘉是台湾国民党保密局暗藏在广州的特务。两个广州当地人陈星群、梁中华,也是台湾保密局潜伏在大陆的谍报人员。这四人围坐在一张桌旁,表面上是在“品茶聊天”,实际却在暗中策划如何实施台湾“国防部保密局”毛人凤局长的命令———暗杀叶剑英。

黄强武特务团伙躲在广州某个阴暗角落里,四处观察叶剑英的活动规律:很快便发现叶剑英凡是去西郊、黄埔等地考察或检查工作,乘坐的都是一艘叫“珠江轮”的机动船;而他宴请宾客总是在定点酒家西园举行。据此,他们进一步制定了暗杀行动的细节。随后,黄强武匆匆回香港向特务机关汇报,陈星群则设法接近“珠江轮”的驾驶员,另一名一直没有露面的特务郭禄也通过关系成功地打进西园酒家,当上了“厨师”。

回香港汇报的黄强武返回广州后,最后确定了暗杀方案,并在幕后直接指挥。他们的第一方案是严密监视叶剑英乘坐的“珠江轮”。待此轮启动,特务们将立即登上汽艇尾随,伺机突然靠近“珠江轮”,用事先准备好的集束手榴弹将船炸沉。第二方案,是当叶剑英在西园酒家宴请宾客时,将毒药投入饭菜之中;与此同时,在座椅下面安放定时炸弹。假如双管齐下仍未得手,埋伏在门外的特务,就赤膊上阵,在叶剑英出门时,向他投掷手榴弹。

然而,这些特务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时广州市公安局侦察科已收到一封匿名揭发检举信,信中举报一德路善庆里13号二楼住户陈星群是潜伏特务,陈家还收藏着一批枪支、手榴弹等武器弹药。但经过侦察人员反复侦察,尚看不出陈星群有什么可疑行动。由于检举信是匿名的,也不好对陈星群采取强制措施,只是在暗地里对其进行严密监视。

此时黄强武等一伙特务还不知已经被人检举揭发。他们对自己精心炮制的各种暗杀叶剑英的方案十分满意,认为万无一失,只等大功告成之后邀功请赏。他们暗中活动等待时机,就是看叶剑英是先上船,还是先到西园酒家。没料到就在黄强武回香港汇报暗杀计划的进展情况时,暗杀小组成员之一的钟嘉慑于人民民主专政的强大威力,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悄悄地敲开广州市公安局侦察科值班室的门,将台湾保密局派遣特务来广州暗杀叶剑英等党政军重要领导人的阴谋计划全盘托出。

广州市公安局对钟嘉自首给予肯定,希望他能戴罪立功。于是,钟嘉便按照广州市公安局的安排,继续和特务们同演“暗杀戏”,以配合我公安机关待时机成熟之时的抓捕行动。稍后,广州市公安侦察人员则在叶剑英本人的直接指挥下,突然似天兵从天而降,重拳出击,将这伙企图血溅羊城的穷凶极恶的匪徒一一逮捕归案。

端掉特务组织杨山站

1950年5月31日晚9时,位于中华北路的广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今解放北路迎宾馆)正在举行欢迎第四野战军第四十军、四十三军解放海南岛凯旋的宴会。正当叶剑英频频举杯向得胜归来的将军们敬酒时,院内突然响起“轰”的一声猛烈爆炸声。原来,是国民党潜伏特务从北围墙外将一枚自制罐头炸弹扔进院内爆炸,庆功宴会被打断。6月20日晚,特务分子又在省政府围墙内引爆一个自制罐头炸弹。这两起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特务的攻击矛头明显是对着省、市领导人,特别是针对叶剑英的。在此之后不久,叶剑英外出开会乘车返回住所途中,藏在一辆停在岔路口的卡车中的特务向叶剑英开枪行刺。由于司机机智躲避,叶剑英幸未受伤,但座车被击中。

这两起爆炸和枪击案件接连发生后,广州市公安局相当重视,立即派治安处处长苏青和侦察员张强赶赴现场勘察,认定爆炸案件和枪击案件均由同一伙案犯所为。

不久,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获得国民党特务当局在香港成立行动小组,进行训练特务、伺机潜入广州刺杀叶剑英的情报,立即向华南分局和中央人民政府公安部作了汇报。

广州市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进行广泛侦查,发现市军管会斜对面一条小巷子里一栋两层的楼房顶上竖有电台用的天线。广州市公安局通过这一线索顺藤摸瓜,进行深入侦察,结果证实两起爆炸案件和枪击案件都是台湾特务机关潜伏在广州的特务组织“华南办事处”杨山站第四组组长兼“广东三角洲反共救国军自卫军第九独立支队”上校支队长陈正(化名戴天仇)一伙干的。6月23日,广州市公安局一举破获这一特务组织,逮捕主犯陈正、支队副队长吴棠(又名吴福荫)等特务23名,缴获电台1部、长短枪6支和自制炸弹等一批。从8月4日起,陈正、冯启凌、吴棠等15名首恶分子先后被广州市人民法院处决。

台湾保密局密电“无声手枪”赵一帆

台湾特务机关并不善罢甘休,继续指派特务潜入大陆,进行阴谋破坏活动。

1952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对敌侦听电台连续截获台湾保密局指令电报:“在港之特务速刺探广东省和广州市首脑人物行踪……”4月,公安机关又破译一份敌绝密情报:台湾保密局命令在港特务机关,“务必速派员赴广州实施既定暗杀计划……”紧接着,台湾“国防部保密局”便直接指令在华南活动的特务杀手赵一帆,密谋策划暗杀叶剑英。赵一帆是台湾保密局四邑(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四县简称“四邑”)情报站少将站长,外号叫“无声手枪”。他的叔叔赵其休则是国民党四邑“地下反共救国军司令”。

台湾保密局四邑站谋杀叶剑英的罪恶阴谋活动还在筹划阶段,便引起中共高层领导人的关注。6月中旬,北京、广州特急电波飞传。6月17日,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副部长陈龙将获悉的情报用加急电报报告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保密局行动处于6月11日指示四邑站赵一帆谋杀叶剑英同志……”翌日,罗瑞卿又以加急形式将此情报电告中南军政委员会公安部长杨奇清和叶剑英:“据确悉匪保密局密谋刺杀叶剑英同志,详情我们已告广东,并正计划破案,希望在武汉、广州沿途特别注意剑英同志的安全。”

6月19日,毛泽东在颐年堂刚刚送走两位约见的民主人士,便一面指示公安部加紧采取反特措施,一面口授电报嘱咐叶剑英注意安全:“华南局及叶剑英,并告子恢同志:(一)用一切可能的力量迅速侦破四邑特别站及行动队,务切彻底肃清……(三)剑英同志行动要特别小心谨慎,不可靠和不必要的群众集会不要去参加。此外要加强警卫。”

当叶剑英收到毛泽东亲自签发的标有AAAA电报,当即回电说,我及分局同志,应遵来示,提高警惕,加强保卫,免遭暗算,同时加强侦察破案,镇压敌之阴谋。

尽管敌人已开始实施阴谋行刺,但大智大勇的叶剑英依然临危不惧,仍一如既往地开展各项工作。

公海抓捕赵一帆

得知毛泽东给华南分局发出要迅速破案的指示,公安部副部长陈龙坐卧不安,心绪焦躁,对这样重大的案件,他本应亲自出马,去广东进行调查研究,指导具体破案。可是,他的心脏病复发,连走路都感到吃力,更不要说离开北京去广州了。6月21日下午,经与其他领导人研究,决定派得力干将———公安部政保局一处处长李广祥去广州指挥破案。

35岁的李广祥在反特反间谍方面颇有建树。1949年,侦破了敌特谋划行刺毛泽东的案件;1950年,侦破企图炮击天安门的国际间谍案。此次,他肩负重托,带着陈龙亲笔信离京南下。到达广州后,便把广东地方、军队的侦察和情报机关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开会,指出,这是毛主席批示的案子,大家一定要全力合作不遗余力,不惜动用一切手段,必要时可以调动军队,一定要尽快抓到赵一帆。李广祥还从广东公安厅得知,台湾保密局至少已向下属5个特务组织下达了谋杀叶剑英的命令,因而特别要求对叶剑英的安全保卫工作不得有丝毫松懈。

直到此时,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也仅是从情报中得知,赵一帆是男性,至于其相貌模样,一概不知,这就更需要加强情报工作。赵一帆和其叔父赵其休这两个靠反共起家的老牌军统特务,在九龙架设了电台,向台湾保密局谎报已进入珠江三角洲新会、江门一带,以骗取活动经费。实际上却秘密藏身香港,深居简出,很少露面。赵一帆是保密局的资深特务,奸诈狡猾,神出鬼没。因为他在香港的秘密住处从不外露,就连保密局内部也不知他的真实动向。赵一帆大肆吹嘘,说他已经发明爆炸灯炮,只要一通电,灯泡就会爆炸,全屋的人都会被炸死。其实,这是异想天开,按当时的条件,根本造不出这样的爆炸灯泡。即使真的能造出来,他又怎么能够将这灯泡准确无误地安装在叶剑英的办公室和宿舍?此外他还编造,说他还发明了什么特种“定时炸药(弹)”。

这些亦真亦假的情报,使案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为了抓住这伙特务,广东省公安厅派出大批干警在新会、江门一带拉网搜索。他们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珠江三角洲,也没有发现有任何潜伏电台的蛛丝马迹。经过分析,认定这可能是敌人搞的一种骗术。

7月中旬,赵一帆又向台湾保密局报告称,他已获得叶剑英在广州的准确地址、汽车车牌号码和每天乘车去省政府上下班的时间。台湾保密局接到报告后,立即电示四邑站广州行动组:“ 八一 即到,为振奋大陆民心,以正国际视听起见,特务行动组策划缜密部署,在广州 八一 纪念会场进行爆炸工作……一俟完成,决予优奖。”又电告:“关于进行部署制裁叶剑英之办理计划如何?请切实遵照前电办理。”

在1952年八一建军节将近的时候,接连截获这样的情报,广东省公安厅、广州市公安局侦察人员无不紧张万分。他们经过再三考虑,建议广州市政府取消在八一广场的集会活动,以保证叶剑英等党政军领导人和军民的人身安全。

叶剑英并没有被特务的谋杀活动所吓倒,坚持庆祝活动按原计划进行。8月1日,广东省、广州市各界人士代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25周年大会在广州隆重举行。叶剑英等广东党政军领导人参加大会,叶剑英并在大会上致词,指出解放军之所以为全国人民所拥护和爱戴,是因为解放军是人民的解放者和保卫者,现在解放军已是一支拥有陆海空军的有高度战斗力的强大队伍,目前部队正进行军事上政治上的整训,并参加土改运动,我们必须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我国的国防力量,保卫国防和世界和平。

再说8月1日那天清晨,近百名侦察员化装成各行各业的游人,在广场四周分兵把守,交通路口、制高点也都设了便衣岗哨。李广祥和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寇庆延等人把指挥部设在离广场最近的一栋灰楼中,从这栋灰楼的窗口可以看到整个广场。他们在黎明时分就进入指挥部,按分按秒地数钟点,直至翌日天亮,结果整个广场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这才鸣金收兵,虚惊一场。

8月1日,公安部长罗瑞卿致电周恩来总理并报毛泽东主席、党中央:遵照毛主席“彻底侦破四邑特别站,确保叶剑英同志安全”的指示,派人对敌特四邑站进行了侦察,查清了四邑站机关及主要人员情况,并对叶剑英采取了保卫措施。8月2日,中央致电罗瑞卿并告中南局、华南分局:同意罗瑞卿8月1日报告的对四邑敌特特别站和叶剑英保卫问题所采取的措施方针和步骤。

李广祥觉得这样兴师动众进行侦破总不是个办法,下一步究竟怎么搞?带着这个疑问他回到北京。陈龙在听取了李广祥的全面汇报后,好久没有说话。根据汇报,陈龙觉得赵一帆没有在大陆,应当调整侦察方向,把侦察的矛头伸向香港、九龙和澳门。陈龙认为,对付赵一帆这样的老牌特务,人少不行,要舍得花本钱,下力气。陈龙明确指示李广祥:“一旦发现了赵一帆的踪迹,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抓过来。给那些企图搞暗杀的家伙们一点颜色看看,不然,我们就会越走越被动。”

20余天过去了,广州警方派到港澳两地的侦察人员都没有得到关于赵一帆踪迹的准确消息。转眼已到9月,对于公安机关来说,即将来临的国庆,又是一个必须高度警惕的日子。公安部连续电询案件侦破进展情况,毛泽东、周恩来也几次向公安部询问案情。广东警方下了最大的决心,必须在国庆节前抓到赵一帆,以防他在国庆期间制造事端。为此,李广祥几次召开会议,研究案情,催促各方面要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查找线索,尽快抓住赵一帆,以便向中央复命。

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广州市公安局经过严密排查,发现有一个国民党旧人员跟赵一帆是同学,曾经跟赵一帆一块学过无线电,对赵一帆其人非常了解。经一番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这个人愿意去香港帮助寻找赵一帆的踪迹。

9月24日中午,广东省公安厅侦察科长刘毖在通宵工作之后,刚准备午睡,突然接到一份加急电报:赵一帆将于24日晚11时乘香港“德星号”商轮去澳门。电报还提供了船舱的座号和赵一帆所持护照的化名。这个电报就是那个去香港的赵一帆老同学发来的。

“总算有了这条恶狼的踪迹!”香港、澳门都是敏感地区,不便抓捕,现在赵一帆既然离开香港,就可以在公海上抓捕他,绝不能让他再溜掉!可此时离“德星号”启航仅剩下11个小时。刘毖马上去查看地图。从香港到澳门要经过公海伶仃洋,而广州到公海即使乘快艇加速航行,至少也得10个小时。如能在晚上11点之前赶到公海,截住“德星号”商轮,便有可能抓到赵一帆。

机不可失,事不宜迟。刘毖立即向副厅长寇庆延汇报。寇庆延一听,大喜过望,随即和刘毖一起带5名侦察员驱车赶赴中南海军司令部,要求海军协助,派快艇赶赴公海。中南海军领导当即决定,派出3艘快艇和1艘300吨位的扫雷艇,交刘毖指挥。刘毖命令3艘快艇和扫雷艇全速前进。海面风急浪高,不惯于海上乘船的刘毖和侦察员不停呕吐,但他们依然不顾一切地要求加快航速。与此同时,广东省公安厅给在港的情报人员发去密电,令他们遵照要求立即行动。

经过近10个小时的超速航行,总算赶在“德星号”商轮到来之前,在通往澳门的海面上设下了埋伏圈。战士们关灯、隐蔽,静静地守侯“猎物”……

半小时后,当“德星轮”在远处地平线上露出它的庞大身影时,侦察员们兴奋地跳起来。刘毖命令炮艇在前,3艘快艇在后一字排开,拦住“德星轮”去路,并按国际惯例连续3次发出要“德星轮”停驶接受检查的信号。起初,“德星轮”竟置发出的信号于不顾,仍继续前行。后来在我海军炮艇“开炮警告”下,才不得不俯首听命停下来。我方扫雷艇把它逼向万山群岛方向,因为那里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海军万山水警部队。

“德星号”轮共有2000余名乘客,见刘毖和侦察员登船检查,便骚动起来。征得船长同意,刘毖用扩音器向旅客宣传:“旅客们,请注意,我们是广州市人民政府的公安人员,让停船是为了查找一名伪造人民币、扰乱市场和金融的潜逃犯,检查后就起航!”

此刻一号杀手赵一帆这个狡猾的特务确实在船上,他所持的护照上填的名字叫赵持火。他看见“德星轮”被强制停航,便知事态不妙。为了蒙混过关,他灵机一动,当即与同行的人换了衣服,又与邻舱的旅客调换了船票和位置,隐在人群后面静观动静。殊不知,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广州市公安局一直跟踪监视他的情报人员的眼睛。赵一帆最终被抓获。

“赵一帆!你知罪吗?”在船长室,当刘毖向他宣布,他们是奉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安厅之命,缉拿他回大陆受审时,赵一帆瘫了下来。过了片刻,赵一帆又大叫大闹起来,向船长大呼救命!因为他知道他所乘坐的是英国商轮,也许“呼救”能救他一命,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刘毖下令用绳子将赵一帆捆绑起来拉上炮艇。

这时,远处有3艘英国炮艇高速驶来,天空也出现了几架英国飞机,围着垃圾岛(今天的桂山岛)低空盘旋。

“全速返航!”刘毖命令3艘快艇在前,一艘炮艇在后,排成“三一”队形,驶回珠江口。

英国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军舰也在远处停航观察了一阵,眼见“德星号”轮已经驶向公海,只好返航。

刘毖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开炮警告英国“德星轮”停航,免不了要引起国际争端。次日早晨,香港晨报便登出了共产党海军在国际航道抢劫英国“德星号”商轮,对我进行无耻地造谣和污蔑。英国驻北京办事处,也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提出强烈抗议,抗议中国海军开炮拦截英国商轮……

陈龙认为,抓获了赵一帆,完成了毛泽东主席交给的保卫叶剑英安全的任务,虽然出动海军舰艇前往拦截英国商轮,造成了一定的国际影响,但是目的达到了。不然,错过了这个机会,一旦赵一帆行动得手,到那时后果就更严重。

赵一帆被抓获,使得又一起企图暗杀叶剑英的阴谋胎死腹中。

叶剑英仍似一枚定海神针,稳稳地把守着祖国的南大门。

0.00%
0.00%
 
(组图)原来是他力主将毛岸英遗体不运回北京 葬朝鲜(2013-11-14 05:54:58)
被中共删除的长征真相(图文)(2013-11-05 05:15:23)
戴笠为讨美女特务的欢心 服用秘方(组图)(2013-10-25 06:41:55)
盘点延安十大美女的命运 大多凄凉(组图)(2013-10-25 06:28:07)
苏联男多女少 女兵用日军俘虏解决生理需求(2013-10-16 02:23:47)
(图文)揭秘台湾女特工:扮舞女卖色相重点放在大陆(2013-10-15 20:00:44)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0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