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军事评论 > 正文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www.wforum.com | 2022-05-27 01:23:27  世界军事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核心提要:

1. 俄罗斯取消合同兵入伍年龄限制,接受各个年龄段的俄罗斯与外国公民通过签署服役合同的形式加入俄军。俄罗斯方面称,这一做法主要是为了招募技术更加熟练的专业人士加入俄军。

2. 俄军地面力量正处于两个世纪以来的兵力低谷之中,在对乌克兰开始特别军事行动之前,俄罗斯的人口危机、疫情影响已经使俄军的人力补充高度困难。俄军目前在俄乌战场与其他战略方向上的军事压力,要求的兵力扩充规模远远超过俄罗斯现有体系所能支撑。

3. 一般性的国防动员,对当前的俄罗斯而言,收效并不明显,但在政治、经济与社会上的负面影响极为巨大,它仍然是未来的一个可能选项,但目前俄罗斯政府仍在回避这一选择。

4. 动员体系的改变,对军事力量的影响并不是立竿见影的,但它会酝酿出巨大的惯性,去影响大规模战争的走向。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当地时间5月25日,俄罗斯联邦下议院——国家杜马三读一项法案,取消俄罗斯军队的合同兵役的年龄上限。此前,按照俄罗斯联邦的兵役法,只有18-40岁的俄罗斯人和18-30岁的外国人可以入伍成为俄罗斯军队的职业军人。而根据新通过的法案,以合同服役形式加入俄军的俄罗斯与外国人的年龄限制被取消,而现役军人签署第一份兵役合同的上限则被放宽到了50岁。

这一法案的通过速度远超以往,当天,俄联邦上议院——联邦委员会也投票通过了这一法案。现在,该法案只需要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签名即可生效,正式成为俄罗斯联邦的法律。

“我们需要加强武装部队,帮助国防部”,俄罗斯国家杜马网站上发表的一份声明援引议会发言人维亚切斯拉夫·沃洛丁的话说,“我们的最高统帅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军队获胜并提高其效能。”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而提出这一法案草案的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安德烈·卡尔塔波洛夫(同时也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党员)则对媒体表示:“我们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些专业经验会随着年龄增长,一些专业人才达到其职业能力顶峰会在 40 到 50 岁之间。”他指出,这一法案的目标,在于为俄罗斯军队补充更多的专业技术人员。

虽然俄罗斯官方强调,这一解除合同兵年龄限制的法案,目标在于吸引专业技术人员。但这一法案的目标显然带有更多的意义。毕竟,在当前战场上发生关键性影响的很多技术的骨干群体是在40岁以下人群的。下文将会提到,俄军缺乏并不仅仅是军医、军械师、IT人才,更是数以十万计的步兵、炮兵、坦克兵、汽车兵。俄罗斯取消合同兵年龄限制只是其进行人力动员的阶段性措施,俄罗斯还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才能保证他们不输掉这场战争。

人力——俄军当前的最关键短板

当前的俄罗斯地面力量的规模,正处于两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曾经看起来巨大无比的“蒸汽压路机”正面临世人始料未及的人力短缺困境。

在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发动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之前,俄罗斯军队拥有101.4万兵力,其中陆军有28万人,空天军16.5万人,海军16万人,火箭军5万人,空降兵4.5万人。此外,还有国防部雇员、后勤保障力量、军校与特种作战力量等分支。虽然,军力规模与苏联时代不可相提并论,但仍是世界上第五大的军事力量。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支撑这支军队的是俄罗斯的约1.4亿人口,但从1990年代到2001年,俄罗斯的死亡率超过了出生率,被分析人士称为“人口危机”。在俄罗斯政府不断的人口增长刺激政策后,到2009年,俄罗斯才在15年来首次实现人口增长;在 2010 年代中期,由于死亡率下降、出生率增加和移民增加,俄罗斯的人口增长有所增加。然而,自 2020 年以来,由于COVID-19 大流行造成的过高死亡率,俄罗斯的人口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和平时期下降,当年人口衰减99.7万人。而在2004年,俄罗斯新生儿出生数量为1502477人,这一批新生儿,也就是在2022年成年并有最大可能性参与这场战争的一代人,而这个数字也是之前十二年未曾有过的最高峰。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在苏联时代,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世界大战,苏联政府继续推行短期服役的义务兵役制,这种制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让苏联军队承受住了超过1200万的兵力消耗。在1967年,苏联政府将服役期从三年缩短为两年,为其近500万大军提供兵员,并将有过服役经历的年轻人留作战争动员的预备队。但在苏联末期与俄罗斯建立之初的军队管理混乱,通过两年义务兵役制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军营暴力现象,即服役第二年的义务兵对服役第一年的义务兵的虐待。在2002年,俄军中因为军营暴力而死亡的士兵超过500人,相当于每年消失一个营的兵力。同时,义务兵的津贴远远低于俄罗斯的平均工资标准,还会面对在车臣战场上伤亡的风险。这种现象,让参军成为了俄罗斯青年人极度厌恶的选择,迫使俄罗斯进一步降低义务兵的服役时间。

当前,俄罗斯的义务兵服务期限为12个月,征招对象是年龄介于 18 至 27 岁之间的男性。征兵向本科生和研究生、需要保障残疾亲属生活的男性、至少有两个孩子的父母以及军工企业员工提供延期。而拥有博士学位的人,以及在服兵役期间被杀或致残的军人的子弟,都将从征兵中豁免。征兵的潜在人群是当年成年的60-70万男青年,在俄罗斯启动军改之前的2004年,春季与秋季的两次征兵分别征招166050人和176393人入伍,但逃避兵役的公民比例也达到了21.097%,而在苏联末期,这一比例仅为0.443%。持续的入伍人数不足,严重地影响了俄军的战力。在2013年,俄罗斯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俄军中实际支领工资的人员只有约76.6万人,而当时的编制员额约为113.48万,人员缺编近三分之一。

为了解决人员缺编的问题,俄军的解决办法就是增加合同制军人的数量,签署这一合同的人群包括,应征入伍后服役期满6个月志愿转为长期服役的义务兵、军校毕业或志愿入伍的人员签署服役合同,使其成为长期为俄罗斯联邦服役的军人。第一次签署服役合同一般以3年为期,可以续签,在新的合同兵制法案生效之前,第一次签署服役合同的年龄不得大于40岁。2020年3月,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报告称,当年应征入伍人数已减少至22.5万人,合同兵人数达到40.51万人。在当年加入俄军的合同制士兵中,包括约4万人是前一年度入伍的义务兵。虽然俄罗斯方面一直声称,合同制改革是为了增强军队的职业化水平,但根据以上数据,也不难看出,最根本的需求,还是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通过大量补充合同兵,俄军在2015年之后,在应征入伍人数不断下降的情况下,仍将部队的满员率提升到了90%以上。在2021年末,俄罗斯陆军共编有7个摩托化步兵师,2个坦克师,1个机枪炮兵师,26个摩托化步兵旅、2个坦克旅,另外俄罗斯空降兵司令部还拥有4个空降师,3个空降旅与1个特战旅,海军步兵则编有4个旅和3个营。据国防部长绍伊古称,在每个团和旅的三个主要的战斗营中,两个营由合同制军人组成,一个营由义务兵组成,由义务兵组成的这个营不承担境外的军事任务。以上地面作战部队共有约270个战斗营(每个营约三个战斗连),包括坦克营、摩托化步兵营、空降营与特战营等类别,俄军将这些营组织为168个营级战术群(每个营级战术群约4-5个战斗连),其中136个完全由合同制军人组成。这也就是俄罗斯启动特别军事行动时的兵力规模。

这种兵力结构让人想到的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联军队,而是1812年面对拿破仑大军入侵时的沙俄军队。当时的沙俄陆军规模与现在接近,约36万人,当时俄军的步兵团一般辖三个营,两个承担战斗任务编入各野战军团,另外一个营作为补充单位,留在团驻地,负责训练新征募的士兵,并将其送往各个战斗营之中。目前,俄军留在驻地的各营,基本上也都承担了新兵训练单位的角色。

俄军投入乌克兰战场上的单位大约相当于120个营级战术群,如果按照俄军营级战术群总数计算,相当于在战场上部署了75%的兵力,但如果按照完全由合同制军人组成,并可在境外执勤的单位计算,则其部署兵力已经接近极限的90%。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在战争第一阶段,俄军在基辅以北的冒进,造成了空降兵多个营战术群失去战斗力,在苏梅、哈尔科夫与马里乌波尔的血战也消耗了相当的兵力,按照美国国防部的说法,大概有20-30个营级战术群短时间内无法投入战斗。在随后的战斗中,我们也看到了一部分俄军营级战术群出现了混编的情况,可能就是伤亡比较严重的单位之间进行了合并,以保证战场兵力。但总体而言,因为以上提到的俄军的人力补充体系,由合同兵组成的营级战术群的补充并不容易。这意味着,俄军在启动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阶段后,战场上的兵力可能要少于第一阶段,而与此相对比的是,乌军通过事先准备的三级人力动员体系,以及开战后立即进入动员状态,在兵力规模上处于不断膨胀的状态。

俄军面临的“人力窟窿”有多大?

俄罗斯的军事动员体系,目前面临的首要挑战,是要争取一个不小的增量来平衡战斗伤亡。来对冲特别军事行动以来每天100-200人的战斗伤亡。在这一数字上,我们按照第一阶段俄罗斯政府公布的数据做保守统计。因为战斗烈度变化不大,在九十天的战斗中,俄军伤亡低于10000人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仅做粗略统计,俄军单月战斗伤亡、伤病、失踪与逃往等人力消耗可能就已经超过10000人。对俄罗斯而言,·即便不争取增加战场兵力,仅要补充战场消耗,不算因为战争原因停止续约的合同兵流失,俄军就需要在每半年增加3万合同兵的补充。对俄罗斯目前的兵力补充体系而言,这个差额并不容易完成。

此外,随着战争的长期化,俄罗斯还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国防形势。俄罗斯有着世界上最漫长的陆地边境线,在加里宁格勒、北欧、高加索、库页岛、叙利亚等方向上都面临着不小的军事压力,但其常备军的75%已经投入到乌克兰战场,即便算上义务兵组成的营级战术群,俄军在最乐观的情况下,能够用于应对其他战略方向国防压力的地面力量,也只剩下了40余个营级战术群,其中能够在境外执勤的不超过20个。如果纳卡地区或南奥塞梯再次发生冲突,俄军将根本没有进行武力介入的力量。如果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快速结束,这一风险还勉强可以接受,但如果战事旷日持久,俄罗斯就必须填充这些方向上的国防力量。这个人力需求就不是几万人的规模了。仅仅只是填上西伯利亚、北欧与高加索方向上的兵力空缺,可能就需要重建三个集团军或补充与之相对应的兵力到留守单位,这意味着约10万兵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伤亡数字中,并不包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与车臣武装的伤亡,根据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此前发布的伤亡数据,这些亲俄武装的伤亡速度并不慢于俄军,但他们的人力补充不要俄罗斯政府担心,如顿巴斯地区在开战后一个月内就开始了总动员。但在三个月的战斗中,顿巴斯武装已经消耗掉了相当一部分战前就接受过充分训练的战士(3-4万兵力中的1-2万人),他们的战斗效能正在迅速下降,伤亡速度也将进一步抬升,他们所承担的战斗任务,在战争长期化之后,将不可避免地重新落回到俄军身上。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如果战事按目前情况再持续3个月,俄军所要面临的人力缺口可能就要向10万量级迈进。对于战前还在为如何填补现役兵力缺口苦恼的俄罗斯国防部而言,这个压力是极为巨大的。

而且,这还是在俄军不增加战场兵力的前提下的估算。在大规模地面战争中,无论你采用何种作战体系,兵力优势都是不可或缺的关键性要素。机械化军队的迂回和包围行动,也并不会降低对兵力规模的要求。一个营级战术群的典型最大进攻正面是10千米,防御正面是20千米,但要形成突破,攻击正面就必须收窄,否则火力与战斗步兵的密度都无法压倒对手,这是摆在地图上的现实需求,打不了折扣。俄军将注意力转移到顿巴斯的战场之后,这片4-5万平方公里的战场上,俄军的70-80个营级战术群还能施加足够的压力。但如果战事迁延不决,要面对乌军完成动员的30-40个战斗旅,俄军在战场上的兵力就还要提升到对等水平,这需要再增加40-50个营级战术群到一线。而俄军若要压倒乌军,兵力就要至少达到1.5倍于乌军的水平,这就需要继续增加30-40个营级战术群。这就是80个营级战术群,10万一线兵力,加上对应的后勤保障单位,约20万人的人力需求。


如果战争持续到6个月,甚至一年的话,俄军需要在目前兵力规模上,至少获得30万以上的兵力(不算下半年将应征入伍的约13万义务兵)。这个需求通过现有的兵力补充体系是极为困难的。目前这场战争,对于俄罗斯而言,已经攸关国运的走向。俄罗斯必须做更多的努力,这是战争长期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客观的国际战略与战场现实决定的。

总结

当前,俄罗斯仍有近3000万人的潜在动员人力储备,这个数字指的是所有处于兵役年龄中的俄罗斯男性公民,这个数字在整个欧洲仍然首屈一指,大家对于俄罗斯兵力问题的乐观态度也主要来源于这个数字。但事实上,因为人口出生率持续下跌,义务兵役制不断萎缩,俄罗斯能够动员的人力并没有想象中的乐观。

最近十二年中,也就是年龄低于30岁的俄罗斯公民中,曾被征招入伍并接受过训练的总人数约为320万人,其中约四分之一正在俄罗斯军队中服役,剩下的约240万人就是俄罗斯在保证兵员质量的情况下,可进行动员的总兵力储备。这一数字也相当于俄罗斯所有在此年龄区间内的男性青年的三分之一,同时也是支撑俄罗斯经济的骨干力量,对这个人力池的动员必然伴随严重的经济与社会代价,更会导致统一俄罗斯党在各级议会中失去支持者,这也是俄罗斯政府迟迟不愿意进入战争状态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仅仅为了打到乌克兰,就逼得俄罗斯进行总动员,这在政治上也是很难交代的过去的事情。

俄议会取消参军年龄限制,真要把老人送上乌克兰战场吗?

5月25日通过的取消合同兵年龄限制的法案,其所影响的人群,主要是在苏联时代接受军事训练的老一代义务兵,在苏联时代末期,俄罗斯加盟共和国境内每年应征加入军队的人数约为60-70万人,这一代人缅怀苏联时代的强大与统一,是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理念和选举之中的主要支持者群体。他们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拥有卡尔塔波洛夫所说的高度专业水平,但更多的人,在体能和军事素质上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即便乐观估计,5月25日的法案所能带来的兵力增量也无法满足俄罗斯的国防需求。但这一法案传递出一个明显的信号——普京与统一俄罗斯党仍然牢牢掌握着俄罗斯的议会,并愿意为了赢得战争付出更多努力。他们意识到了总动员代价过于高昂但收效却并不明显,因此不愿意进行动员,但他们也知道,俄军兵力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因此,在5月25日的法案之后,俄罗斯必然还将采取更多的措施,去争取最终的胜利。动员体系的改变,对军事力量的影响并不是立竿见影的,但它会酝酿出巨大的惯性,去影响大规模战争的走向。

求胜心所指的从来都不是对胜利的热爱程度,它指的是你愿意付出多少代价去争取胜利。这一点,俄罗斯不可能忘记。但在战神的竞技场上,一方的努力必然也要面对现实与对手的双重考验。

(0)
相关新闻
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已经宣告失败?海马斯大开杀戒!全歼俄军装甲纵队与14运兵
乌克兰海军扩大黑海行动!乌军继续收复失地美国突然警告:不准对乌动核武,否则全歼俄
北约准备打造5条陆地走廊快速进入俄境内北约正制定与俄开战后的军队调动计划
诺曼底登陆80周年,他们都做出震撼预言乌军两地告捷!俄军包围作战失败、损失惨重
重要事件发生 普京彻底沦为国际弃儿鏖战乌东之际,普京迎来迫在眉睫的难题
更多相关新闻请点击"乌克兰战争"专题新闻报道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国歼-16被F16战斗机红外锁定 为何没有反
中东90亿美元砸单 为何这些国家不买中国导
中国陆军杀手锏武器 比肩西方先进坦克装备
中国获重大突破 航母“心脏”横空出世
在这行业 美国苦追中国12年 效果甚微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国歼-16被F16战斗机红外锁定 为何没有反
中东90亿美元砸单 为何这些国家不买中国导
中国陆军杀手锏武器 比肩西方先进坦克装备
中国获重大突破 航母“心脏”横空出世
在这行业 美国苦追中国12年 效果甚微
世界领先!中国反隐身雷达性能一流
史上首次 以色列“铁穹”系统惨遭摧毁
这张图在国内传疯了
一位年轻人遭警逮捕 因身上带着这本习近平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卸任 公开发表感言
热门专题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