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春秋之后战国的道德水平突下滑,此人贡献巨大?
www.wforum.com | 2022-01-10 05:34:11  千古名将英雄梦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春秋吴越夫椒之战,越国几乎被灭,最终几乎是在哀求之下,吴王夫差才勉强答应了留下越国,但条件是越王句践在送上大量战争赔款的同时,还必须与夫人亲自到吴国为奴,以示诚意。可这么大的事儿,《春秋》上为何没有记载呢?《左传》解释说,此次战争,吴越双方都没有通报中原各国,他们自己打起来,又自己解决了问题,中原大国们就只当这帮蛮夷瞎七八搞,也懒得记载在史书里。

  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越国战败,也是因为其蛮夷的身份,而处于孤立无援之境地,除了乞求怜悯,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是智计百出的范蠡,也只得安慰句践说:“从前商汤被囚禁在夏台,周文王被围困在羑(yǒu,有)里,晋国重耳逃到翟,齐国小白逃到莒,他们都终于称王称霸天下。由此观之,我们今日的处境何尝不可能成为福分呢?”

  句践仰天叹息,垂首流涕,百感交集,默无所言,良久,才转身紧紧握住范蠡和文种的手,说:“范大夫、文大夫,寡人要走了,越国的社稷就托付给你们二位了。”

  范蠡道:“大王,让臣跟您一起去吴国吧!此去凶险万分,您身边需要一个帮你出主意的人。”

  句践感动地说:“范大夫,寡人悔恨当初没有听你的忠谏。你曾劝寡人坚守不攻,待机迎击,寡人不听,才有今天这样的惨败!寡人如此对你,没想到你还肯这样对寡人……”

  吴国的士兵不耐烦了:“你们演戏演完了没呀,快上船吧,这天都要黑了!”

  句践心中暗骂:寡人演的正起劲呢,打什么岔啊!可恶,人家的感情才刚刚酝酿出来!

  口中却道:“来啦!来啦!急什么,你们还怕我跑了不成!……文大夫,越国的事情就全依仗你了,分别在即,你还有什么话要交待寡人吗?”

  文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范蠡办事,我放心,有他陪着大王,老臣没啥好交待的,只是有一句话,大王您一定要切记,切记呀!”

  “哪句话如此重要,快快道来!”

  “一个字,忍!”

  就这样,句践等人被押送到了吴国,马上被带去姑苏台见吴王夫差。

  夫差满脸傲慢的坐在高台之上,摇头晃脑的听着吴国小曲儿,正眼都不看台下的句践一下。

  句践强忍屈辱,拜伏在地,向夫差请罪:“东海贱臣句践,上愧皇天,下负后土,不自量力,辱王之士。大王仁慈,宽臣万死之诛,示以再生之路,诚蒙厚恩,不胜仰感俯愧。臣句践愿请身为臣,妻为妾,亲执戈为吴王先马。”

  夫差挥去歌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句践,问:“你就是句践?”

  “正是贱臣。”

  “长的够丑的!寡人看你像一只鸟!(注1)”

  “是是是。贱臣确实长的不好看。”

  “哼,当年害死我父王,可曾想到过今日!”

  “是是是。臣罪该万死,愿大王怜之!”

  听到这儿,一旁的吴相伍子胥发飚了,只见他目如流火、声若雷霆,怒道:“臣闻飞鸟在靑云之上,尚欲挽弓而射之,况闲游于池沼,近集于殿庭乎?之前句践躲在会稽山上,咱们治不了他。今幸入我厨灶之中,一个宰夫就能把他煮了。送上门的美餐,大王千万不可放过!”

  夫差说:“我听说诛杀投降的人,将会祸及三代。寡人不是个玻璃,并非因为喜欢句践而不杀他,寡人是害怕上天追究罪过呀!”

  而太宰伯嚭之前收受了越国的贿赂,自然也要帮句践说话:“大王圣明!伍相国你不要这么生气嘛!句践不过是死鱼一条,还能掀的起什么风浪?”

  伍子胥直气的面如土色,白发冲冠,转身朝伯嚭大声喝道:“你这个小人,这里还轮不到你插嘴!先王临终的时候,嘱托老臣,要将吴国放在永远不败之地。刃悬在头上,要知道危险;路走迷了,要知道回头!好佞的盲语不可信,误国的计谋不可听。言尽于此,老臣向大王告罪。”说完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夫差咬牙道:“神经病!发什么疯!”

  伯嚭奸笑一声,道:“也难怪伍相国当着大王都发这样大的脾气。他常对人说,大王从前能够被立为太子,完全是他伍子胥一个人的功劳。”

  “是伍子胥立我做太子的!谁都知道,要你啰嗦什么!”夫差只觉得心里有团烈火快要将自己烧炸了。

  句践跪在一旁偷偷的看着好戏,心里头乐得开了花儿,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静待吴王发落。

  良久,夫差的心情平静了些,挥手道:“句践,既来之则安之,这样吧,寡人让人在这姑苏山下朝着先王墓方向给你修一个石室,你在那里帮寡人养马驾车,对着先王的英灵静思己过吧!”

  “是!”句践叩首再拜,小心翼翼的膝行而退。

  于是句践在姑苏山下的石室中住下来,给吴王夫差当了一名马夫。从前越国的王,如今却成了吴国一个最下等的奴隶。

  好衣服是没得穿了,只能赤裸上身围个围裙,算是遮羞;帽子也没得戴了,只能扎个粗布头巾充数,免得披头散发吓到小朋友。君臣三人成日里蓬头垢面,活脱脱一群叫花子。

  如果是身体上的苦楚倒也罢了,而让句践更加难以忍受的是心灵上的屈辱。

  那些日子,吴王每次驾车出游的时候,句践都主动牵着马走在前面为他开路,任由旁边吴国的老百姓指指点点:“这就是被咱们大王揍趴下的那个越王句践了,瞧瞧,一副衰样,生得就是当奴才的料!”

  “是啊是啊,长得跟个鸟一样,他以为他是鹦鹉啊!”

  “我还听说句践为了活命,把老婆都送给大王睡了,嘻嘻……”

  “真的吗?他怎么那么贱哪!”

  “句践句践,如果他不够贱,又怎么会叫句践呢?”

  “哈哈哈哈……”

  句践不回嘴,也不恼怒,只是低头自顾自的牵着他的马,心中自我安慰:没啥大不了的,就当自己是在溜狗好了!

  苦啊,这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可句践似乎是个天生的“忍者”,如此难以忍受的痛苦和屈辱竟然硬生生被他忍了下来。就这样,句践等君臣三人,男的每天剁切草料喂养马匹,女的每天担水、除粪、洒扫——任劳任怨,三年下来,句践居然没有一刻露出过恼怒怨恨的表情。

  这样又过了段时间,一日,夫差闲极无聊,带着宠臣伯嚭一大早去姑苏台游玩,正是江南初春的破晓,烟笼春水,草木欣荣,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夫差正在陶醉,眼波一转,突然看到一个和周围景色极不协调的一幕,眉头不由一皱。

  只见姑苏台下,一个破烂的马厩边,句践君臣三人衣衫破烂、蓬头垢面、满脸憔悴的坐在一堆马粪边,手里捧着几个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夫差不由起了恻隐之心,这两年来,句践夫妇在姑苏为奴,确实相当老实,不如放他们回去算啦!

  伯嚭在旁听了大喜,立刻派人把好消息偷偷的告诉了句践,句践欣喜若狂,连忙找来范蠡分享自己的喜悦:“范大夫,寡人的心情好复杂啊,就像有头小鹿儿在胸脯里乱撞一般,既是高兴,又是担忧,高兴的是寡人这次或许就可以脱离苦海了,担忧的是怕吴王临时改变主意,让我空欢喜一场。”

  范蠡笑道:“大王不要着急,且让为臣算上一卦,看看此事是吉是凶。”

  范蠡掐指一算,心头已然转过无数个公式,面色陡变,道:“不好,今天是戊寅囚日,卯时得信,正应了《天网课》中‘天网四张,万物尽伤’的卦象。大王您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了,免得乐极生悲。”

  句践颓然坐倒在地,面如土色,仰天无语。

  范蠡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就破解命运的谜团。事实上,真正的相士,都是洞察人性的高手。范蠡早已认定:那夫差,天生优柔寡断,他没那么容易下决定的。

  果然,伍子胥一听说夫差有赦免句践的想法,连忙冲进宫里提反对意见:“从前,夏桀囚禁了商汤而不诛,商纣囚禁了文王而不杀,最后反为对方所灭。大王啊,您如若真的放了句践,只会重蹈桀纣的覆辙。”

  夫差果然犹豫了,伍子胥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不如,再观察一段时间?

  伯嚭见自己的好事就要落空,连忙跟伍子胥呛声道:“大王,伍子胥居然把你比成桀纣!他安得什么心!从前,齐桓公将燕庄公送他的五十里土地还给燕国,从而获得了仁义的美名;宋襄公泓水一役,等楚军渡河完毕列好阵势才进攻,也因此被后人称道。齐桓公功成名就,宋襄公虽败而仁德长存。现在大王如果能赦免句践,那么您的功德必将高于五霸之上!”

  夫差听了,觉得伯嚭的话也很有道理。他的毕生理想,是要北上争霸,与齐晋等中原大国掰手腕,总和越国这帮野蛮人打个没玩,实在上不了台面。这样吧,你们两个说得都有道理,那就再看看句践表现如何,再做决定。

  于是伯嚭赶紧跑去找句贱,要他这段时间再贱一点,再卑躬屈膝一点,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减刑释放”。恰好这时,夫差生病了,病的很重,趴在床上三个月,不见好转。句践闻听,心情相当微妙,既痛快,又有点担忧:吴王卧病在床,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他要是瘫痪个十年廿载,难道我也要在吴国陪他一直受苦下去不成?

  他立刻召来自己现在最信任也只能最信任的范蠡,商量对策。

  “范大夫啊,你不是会算命吗?你帮我算算,吴王的病会不会好,什么时候好!这对寡人很重要。”

  范蠡装神弄鬼得捣鼓一番,说:“算好啦,吴王死不了,而且在四月二十六号那天就会痊愈。”

  “不会吧?连日子都给算出来了,范大夫真是个活神仙哪!佩服佩服!”

  “嘿嘿,小意思小意思。”范蠡得意的笑起来,其实他哪里真的能预测未来,只不过他的老师计然天文地理无所不通,自然也将其高超医术传给了范蠡。中医所谓“望闻问切”,范蠡一看夫差的面色,就能将其病情猜到七八分。

  句践自言自语道:“夫差的病既然很快会好,那我回国的事就有希望了……”

  这时,范蠡的脑袋中突然闪过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自己都差点被这想法给吓坏了——该不该跟句践说呢?有点说不出口啊!

  句践察言观色,发现范蠡欲言又止,忙问:“范大夫莫非有什么好对策?”

  “大王,臣以为,以为……这倒是个机会。”

  “什么时候了,你还支支吾吾的,有啥话你就快说吧!”

  范蠡一咬牙,道:“我这儿有个绝招,就是恶心了点儿,怕大王接受不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寡人还怕什么恶心!只要能回国,让我吃屎都行。你有啥办法,行或不行,说出来听听!”

  “大王您说对了,臣的绝招就是要您吃屎啊!”

  “啊?……不是吧!”

  “正是如此,如今吴王久病不愈,大王您正可趁此机会前去探视吴王病情,然后要求拿他的粪便来尝一下,同时看看它的颜色,然后跪倒在地表示祝贺,说他不会死,而且很快就会痊愈。如此一来,吴王一定会被您的行为所打动,到时候咱们就能回国啦!”

  句践傻了,你居然真的要寡人去吃屎!

  “这个,这个,寡人好歹也是一国之君,怎么能去吃旁人的屎呢?再说夫差那个人面目可憎,他的屎一定很臭!”

  范蠡回答:“夫欲成大事者,不矜细行。吴王优柔寡断,毫无丈夫之决,本欲赦免,忽又生变,咱们不使点绝招,怎能换取他的怜悯,顺利回国呢?”

  句践没有说话,抱着头,内心挣扎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定:“好吧,就按范大夫你说的办!”

  第二天,按计划,伯嚭便带着句践去给夫差探病,并道:“句践听说大王贵体失调,内心十分忧虑,所以特意乞求微臣带他来看看您。”

  夫差病怏怏的看了看跪在床边的句践,说:“哦?难得你还有这心。”

  句践叩首道:“大王,微臣也读过几年医书,只要让我看一看病人粪便的颜色,就能略知他病情的好坏。”

  夫差有气无力的说道:“哦?你竟有这等本事?刚好,寡人刚刚出恭完,你就帮寡人看看吧!”

  伯嚭忙派人将夫差的马桶端出户外,句践再拜,跟出房来,揭开桶盖,装模作样地观察了起来。

  伯嚭捏着鼻子,尖声尖气的说:“看好了没,不要让大王等太久哟。”

  句践摆手道:“再等会儿……”说着将手伸进马桶,捞出一块新鲜出肛的劳什子,放在眼前端详了一下,突然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往上一添……

  众人直看得目瞪口呆,几个宫女甚至转过头去,恶心欲吐。

  伯嚭强忍住胸口的翻江倒海,掩鼻道:“味道如何?”

  句践咂摸了两下,说:“苦中带酸,有点嗖味,虽然不咋地,倒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难吃,你们要不要也尝尝……”

  “哇……”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蹲在地上狂吐起来,很快被人拉走。

  本来,句践是很有希望和伍子胥争夺春秋最受欢迎复仇人物奖的,可惜,他这一番恶心至极的表现,让他的英雄形象在大众面前轰然崩塌,这是他日后无论怎么忍辱负重励精图治建立多少丰功伟业,都无法遮掩的人生污点。毕竟,一个主动践踏自己人格尊严的变态,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夫差在房内听到外面一片喧哗,正在奇怪,伯嚭和句践等人已重新走了进来,句践面有喜色,而其他人的脸色却有点古怪。

  夫差问:“如何?”

  句践再叩首,满脸欢喜地说:“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大王您的贵恙在四月二十六号那天就会痊愈,到时大王您将精壮如初,又是一尾活龙了!”

  “你何以如此肯定?”

  “下臣在东海学过一些古怪医术,得知粪便当与谷物味道一致。但凡粪便的味道与季节气味相逆的,病人将会死去;而与季节气味一致的,病人将会康复。刚才我私下尝了一下大王您的粪便……”

  “什么!?”夫差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伯嚭等人在后不住点头。

  句践装作没看见,接下去继续说:“是,微臣刚才确实尝了一下大王您的粪便,发现贵便味苦且酸,正应当下春夏发生之气,所以大概算出了大王痊愈的时间。不过大王,您一定要记得按时吃药、按时出恭啊!”

  夫差震惊之余,不由大悦:“好一个仁义的句践,寡人彻底被你感动啦!你们倒是说说看,但凡天下间做臣子的,有没有人肯为了国君的健康而尝他的粪便?”

  众人无语。

  夫差转身问伯嚭:“你能做到吗?”

  伯嚭摇头说:“臣虽然敬爱大王爱到骨头里,但这样的事,臣自问做不到。”

  夫差叹道:“不止你,就算是寡人的亲儿子,也未必肯为寡人做这种事!”

  句践叩首道:“大王对微臣有再造之恩,简直就是比我亲爹还亲,此等小事,何足挂齿。”

  夫差动了真感情了,忍不住垂泪道:“啥也别说了,眼泪哗哗地……小践践,从今以后,你就是寡人最好的臣子啦,以前所有的不愉快,大家都把它忘了,好吗?”

  句践紧紧握住夫差的双手,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星星眼:“不,大王,以前的事,都是我们越国不对,伺候您是应该的,也是微臣莫大的荣幸。臣若有幸回国,一定要告诫越国的臣民们:以后一定要紧紧团结在我们伟大领袖吴王的周围,听凭您的差遣,为您的霸业尽效犬马之劳。”

  夫差动容道:“好,太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去养马了,就在寡人的宫里住下来,等寡人病好了,就送你回越国。”

  两个大男人,居然就这样当着大家伙儿的面亲热地说起肉麻话来,谁能想到,就在几个月前,吴王夫差还在挖空心思的想着新招如何折磨对方呢?

  几天后,4月26日,吴王夫差的病果然痊愈,大喜,于是依约放句践回国,临走之时,句践跪地叩首,指天发誓道:“臣孤穷末路之时,是大王仁义,留了臣一条贱命,使得生还故国。句践不敢忘记大王恩德,定当生生世世,竭力报效!苍天在上,实鉴臣心,如若负吴,皇天不佑!”

  看来,春秋最佳男演员奖,非越王句践莫属。当然,句践也为演好这场重头戏,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在他今后的岁月里,口臭病几乎伴随了他一辈子,无论他怎么尝苦胆去口臭,都一点用没有。可以说,越王句践在中国历史上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开创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恶例。

  事实上,在这之前的春秋时代,虽然也是礼崩乐坏,尔虞我诈,但周礼多少还有些市场,人们玩弄权谋,也多少还顾忌一些底线,还有所不为。当年晋惠公算是坏透了的一个人吧,但也不会为了报仇而去跪舔秦穆公,更不会像句践那样请求自己的死敌来临幸自己的妻子,甚至和颜悦色的品尝对方的大便,将自己的奴性尽情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份压抑与隐忍,与变态毫无区别。再加上后来句践为了复仇,竟假装援手却把种子煮熟了,让吴国老百姓颗粒无收,如此厚黑,千古无二,实在太没下限了。有人说夫差很傻,其实能做上霸主的人都不傻,他不灭越国很正常,从前的霸主也都是这么做的。我们前面就说过,周礼崇尚“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则“天下之民归心焉”(注2)。齐桓楚庄之辈,能够得到诸侯的拥戴,除了拥有强大的军队与国力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能“兴灭继绝”,而不是杀人盈野,以灭亡敌国为荣。这个霸主标准,不可能不对夫差产生深刻的影响。

  所以,夫差这么做并没有错,他之所以被句践坑了,是因为从前就没有人这么干过,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他想象不到还有人可以这么的……放飞自己,所以对这个行为完全没有抵抗力。况且现代心理学告诉我们,作为强势的一方,往往很容易忽略、弱化,甚至否认弱势一方在受辱时的心理感受;特别是像吴王夫差这样的成功人士顶级贵族,简直毫无共情能力。所以说,越王句践完全是得到了先行先试的优势,第一个拉下限的人总是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好处的。

  或者说,中国历史从道德水平最高的春秋时代,一下子滑落到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战国时代,越王句践的“成功榜样”应该“功不可没”。《左传》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打破道德底线的人确实不是华夏文明世界的君子,而是东南蛮夷区里不曾沾染过周礼的句践,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吧。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美国百辆车被困暴雪21hr 直到他打开了自己
特斯拉车主自曝:用车“挖矿” 月入800美元
霍家争产案二子被控隐瞒50亿 郭晶晶公公将
解放军陆航旅开训直升机一眼看不到头
中国“空中战神”轰6K新年首飞 精确轰炸摧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美国百辆车被困暴雪21hr 直到他打开了自己
特斯拉车主自曝:用车“挖矿” 月入800美元
霍家争产案二子被控隐瞒50亿 郭晶晶公公将
解放军陆航旅开训直升机一眼看不到头
中国“空中战神”轰6K新年首飞 精确轰炸摧
张维为:靠第三次分配实现共同富裕找不到例
中国2022太空发射任务预计超40次 将全面建
印媒紧张讨论:如何让航母不受中国高超音速
西安:做点百姓看得起的事吧
伊朗版陆基红旗10亮相 详解AD-08 Majid近程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90后00后要做好紧日子战略轰炸机上公路 美B
中国2022太空发射任务中国“空中战神”轰6K
解放军陆航旅开训直升朝鲜同时试射两种构型
印媒紧张讨论:如何让伊朗版陆基红旗10亮相
霍家争产案二子被控隐美国百辆车被困暴雪21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