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情局探员原来是古巴间谍 还将CIA耍得团团转
www.wforum.com | 2020-06-28 23:17:13  关键评论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5gbo3pf4tss7zga6sskzqzrf9660j5.jpg


雅斯皮拉贾最后一个职位是在昔日称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当时是1987年,苏联铁幕倒塌之前两年。雅斯皮拉贾经营一家称为古巴科技(Cuba Tecnica)的顾问公司,它的营运按理应该与贸易有关。但实际上它不是,它是一家门面公司。雅斯皮拉贾是古巴情报总局的高阶官员。

雅斯皮拉贾在1985年被古巴情报当局评选为年度情报官,他获得卡斯楚(Fidel Castro)本人亲笔写的一封表扬信。他在莫斯科、安哥拉和尼加拉瓜为国服务都有杰出的表现。他是一颗明星。在布拉提斯拉瓦,他主持古巴在这个区域的情报网。

但在他从古巴情报界逐渐崛起的某个时候,他开始觉醒了。他看到卡斯楚在安哥拉发表一场演说赞扬当地的共产主义,并对这位古巴领导人的自大和自恋感到惊骇。等到1986年出任布拉提斯拉瓦的职位时,他的怀疑已更加坚决。

他为1987年6月6日的投诚做准备,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内部玩笑。6月6日是古巴内政部——管理古巴情报机构、权力极大的单位——成立的周年纪念日。如果你为情报总局工作,通常会在6月6日庆祝,会有赞扬古巴情报体系的演说、接待会和仪式。雅斯皮拉贾希望他的变节踩到痛处。

他在布拉提斯拉瓦市区的一座公园与他的女朋友玛塔(Marta)见面。那天是周六下午。她也是古巴人,是捷克工厂中成千上万古巴移工之一。与所有相同处境的古巴人一样,她的护照被扣押在布拉格的古巴政府办公室。雅斯皮拉贾必须帮她偷渡过边界。他有一辆政府配发的马自达汽车。他取下后车厢的备胎,在底板钻了一个气孔,要她爬进后车厢。

当时的东欧仍然与欧陆其他地方隔着一道墙,东欧和西欧间的旅行受到严密控管。但布拉提斯拉瓦与维也纳只有很短的车程,而且雅斯皮拉贾以前开车走过那条路。边境的守卫知道他是谁,而且他拿的是外交护照。守卫挥手让他通过。

到了维也纳,他和玛塔抛弃马自达,招了一辆计程车,来到美国大使馆门口。当时是周六晚上,资深的使馆官员都已回家。但雅斯皮拉贾很容易就引起守卫的注意。“我是古巴情报局的案件专员。我是情报指挥官。”

在情报圈,雅斯皮拉贾出现在维也纳美国大使馆就是所谓的“自动投诚”,即一个国家的情报官员出乎意料地出现在另一个国家情报机构门前,而雅斯皮拉贾是冷战时期最轰动的投诚之一。他对古巴——及其亲密盟友苏联——所知道的东西是如此敏感,以致于在他变节后,古巴情报当局两度追猎他,企图暗杀他。两次他都幸运逃脱。后来只有一次有人再度看到雅斯皮拉贾,那个人就是主管美国中情局拉丁美洲办公室多年的拉特尔(Brian Latell)。

拉特尔获得一名担任雅斯皮拉贾牵线人的卧底探员提供的情报。他与这名牵线人在迈阿密市郊珊瑚阁区(Coral Gables)的一家餐厅见面,在那里接到转往另一个地点见面的指示,距离雅斯皮拉贾以新身分居住的地方不远。拉特尔在不明地点的旅馆租下一间套房,然后等待雅斯皮拉贾出现。

“他比我年轻。我现在75岁,他现在可能不到65岁。”拉特尔回想那次见面说:“但他有很严重的健康问题。我是说,因为是变节者,靠新身分生活很辛苦。”

不过,尽管状态不佳,雅斯皮拉贾年轻时的样子不难想见,拉特尔说:充满魅力、纤瘦,带着某种戏剧性的气质——喜欢冒险,丰富的情绪表情。当雅斯皮拉贾走进旅馆套房时,他抱着一个箱子。他把箱子放在桌上,然后转向拉特尔。

“这是我在投诚后不久写的回忆录。”他说:“我把它交给你。”

箱子里是雅斯皮拉贾的回忆录手稿,写了一则让人看不懂的故事。

在突然出现于维也纳美国大使馆门口后,雅斯皮拉贾被以飞机载往德国美军基地的一个审讯中心。在那个年代,美国在哈瓦那的情报站设于瑞士大使馆的美国利益处(古巴的情报人员在美国也有类似的安排)。在雅斯皮拉贾的审讯开始前,他提出一个要求:他希望中情局接一位前美国驻哈瓦那情报站主管来这里,这个人被古巴情报界称为“登山人”(el Alpinista)。

登山人曾在世界各地为美国驻古巴情报站工作。柏林围墙倒塌后,从苏联国安会(KGB)和东德祕密警察取得的档案揭露,他们曾为所属的情报员上一堂有关登山人的课。他的情报技术无懈可击。有一次苏联情报官员尝试招募他;他们真的把几袋钱放在他面前。他挥手请他们离开,并且嘲讽他们。登山人是无法收买的。他说西班牙话像古巴人一样好。他是雅斯皮拉贾的模范。雅斯皮拉贾希望和他面对面谈话。

“我在另一个国家出任务时,接到信息要我赶往法兰克福。”登山人回忆说。(虽然早已从中情局退休,他仍喜欢被以别号称唿。)“法兰克福是我们处理变节者的中心。他们告诉我有人投诚维也纳的大使馆。他从捷克斯洛伐克开车,后车厢里藏着他女朋友,投诚后坚持和我谈话。我觉得这件事有点疯狂。”

登山人直接赶往审讯中心。“我看见四个案件专员坐在客厅。”他回忆说:“他身材瘦高,穿着难看,就像当时东欧人和古巴人的装扮。有点邋遢。但很快就看得出来他是极为聪明的人。”

在登山人走进去时,他没有告诉雅斯皮拉贾他是谁。他尝试谨慎小心点;他对雅斯皮拉贾了解有限。但雅斯皮拉贾几分钟后就猜出他是谁。他先是很惊讶,然后大笑起来。两个男人相互拥抱,古巴式的拥抱。

“我们先聊了五分钟,然后才进入正题。在审讯这些人时,你需要能证明他们的诚信。”登山人说:“所以基本上我只是问他,他能告诉我哪些有关(古巴情报机构)行动的事。”

就在这时候,雅斯皮拉贾爆出他的炸弹,也就是驱使他从铁幕里面来到维也纳大使馆大门的消息。中情局在古巴内部有一个情报员网络,他们向案件专员忠实提出的报告能协助美国了解其敌国。雅斯皮拉贾说出一个情报员的名字,并且说:“他是双面间谍。他为我们工作。”屋里的人一片错愕。他们完全不知道。但雅斯皮拉贾继续说下去,又说出另一名间谍的名字。“他也是双面间谍。”然后另一个,再另一个。他有姓名、细节,所有经过。你们在安特卫普船上招募的傢伙。那个有小鬍髭的矮胖傢伙?他是双面间谍。另一个跛脚的傢伙,他在国防部工作?他是双面间谍。他继续说,直到他举出数十个名字——几乎是美国在古巴的全部祕密情报员名单。他们都为哈瓦那工作,餵养由古巴自己调制的情报给美国。

“我坐在那里做笔记。”登山人说:“我试着不洩露任何情绪。我们被教导要如此。但我的心跳得飞快。”

雅斯皮拉贾说的是登山人的手下,那些他在古巴还是个有抱负的年轻情报官时共事的情报员。登山人在刚到哈瓦那任职时,就决心积极培养情报来源,向他们网罗情报。“问题是,如果你有一名情报员是在某个国家的总统办公室里,而你无法与他通讯,那个情报员就毫无价值。”登山人说。“我的想法是,要能通讯并取得一些价值,胜过等待六个月或一年直到他被调往别的单位。”但现在似乎整个运作都已经是一场骗局。“我必须承认,我讨厌古巴讨厌到能把他们骗得团团转会让我很快乐。”他惋惜地说:“结果被骗得团团转的人是我。那的确是个打击。”

登山人带着雅斯皮拉贾登上一架军机,直接飞到华盛顿特区外面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他们在那里和中情局拉丁美洲部门的“大头头”会面。“古巴部门的反应是绝对的惊吓和恐慌。”他回忆说:“他们不敢相信自己被骗得那么惨、那么多年。这件事引发了大震荡。”

情况还更加恶化。当卡斯楚听到雅斯皮拉贾已告诉中情局他们被羞辱的事,他决定在伤口上抹盐。他先是集合所有假冒的中情局情报员,让他们巡迴古巴各地进行胜利游行。

然后他在古巴电视上播映一部惊人的十一集纪录片,片名为《中情局对抗古巴的战争》(La Guerra de la CIA contra Cuba)。事实上,古巴情报局已把中情局至少过去十年来在古巴做的事拍成影片并记录下来——好像制作一齣真人实境秀般。《生存者:哈瓦那版》。这部影片的品质出乎意料的好,有特写近照和像电影取景般拍摄的画面。收音非常清楚:古巴人一定是事先获得每一次祕密会面地点的通报,并派遣技术人员去安装房间的录音设备。

在银幕上,原本经过精心乔装的中情局官员被指认出姓名。每一种先进的中情局装置都被拍摄下来:隐藏在野餐篮和公事包的传送器。影片详细解释哪些公园长凳被中情局官员用来与情报来源交换信息,以及中情局如何利用不同颜色的衬衫向联络人传达讯号。有一个长距离镜头显示一名中情局官员,把现金和指示塞进一个塑胶大“石头”;另一个镜头捕捉到一名中情局官员为他的情报员,把祕密文件藏在比那尔德里奥(Pinar del Rio)一座垃圾场的废汽车里;在第三个场景中,一名中情局官员在路边的草丛中寻找一个包裹,而他妻子在汽车里不耐烦地生气。登山人在纪录片中短暂出现,成了客串角色。他的接任者看起来比他惨得多。登山人说:“当他们播出那部电视影片系列时,就好像他去的每个地方,都有一个人扛着摄影机跟着。”

当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办公室主任听说这部纪录片时,他打电话给一名古巴官员,要求一份拷贝。很快就有一套录影带寄来,还贴心地经过英语配音。全世界组织最严密的情报机构就这样被当成傻瓜耍。

这是雅斯皮拉贾的故事最让人困惑之处。如果古巴是像一般骗徒那样欺骗一群年老的土包子,那也就罢了,但古巴人愚弄的是中情局,一个很严肃看待了解陌生人这个问题的组织。

这些双面间谍每一个都有很厚的个人档案。登山人说,他仔细审查过他们,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警讯。和所有情报机构一样,中情局有一个反情报单位,它的工作就是监视组织本身的运作,寻找变节的迹象。他们找到什么?什么也没找到。(附注)

多年后在回顾这件事时,拉特尔只能耸耸肩,表示古巴人真的很有本事。他说:“他们做得很细腻。”

我是说,卡斯楚挑选出那些他用来设圈套的双面间谍。他很聪明地选了那些人……其中有些受过骗术训练。其中一位假装很天真……实际上他是很狡猾、受过训练的情报员……他看起来很愚蠢。他怎么可能是双面间谍?卡斯楚精心设计了整个骗局。我是说,卡斯楚是他们当中最了不起的演员。

登山人自己的辩驳是,中情局古巴站整体而言很散漫。他曾经在东欧工作过,和东德人对抗,他说那里的中情局比起来严谨多了。

附注

中情局定期对它的情报员测谎,以防范像雅斯皮拉贾描述的那种背叛行为。每当中情局在古巴的间谍离开古巴岛时,中情局会和他们在一个旅馆房间密会,让他们坐着接受测谎。有时候那些古巴人会通过测谎;测谎部门的主管亲自开给六名后来被揭发是古巴双面间谍的情报员通过测谎的证明。有些古巴人未通过测谎。但这些没有通过的人如何处理?管理古巴情报站的人不接受测谎结果。曾担任中情局测谎员的苏利文(John Sullivan)记得,当他的小组判定几名驻古巴情报员未通过后,他们被召唤参与一场会议。“我们遭到围攻。”苏利文说:“我们被不留情面地斥责……所有案件专员都说《你们是在胡搞》等等。《德蕾莎修女也过不了你们的测谎。》我是说,他们真的非常、非常痛恨测谎。”

但你能怪他们吗?这些案件专员决定改变了解陌生人的方法:以自己的判断力取代用测谎机测试这些人。而这是很合乎逻辑的行为。

测谎是一种不精确的艺术,这是最保守的说法。案件专员都有许多年和情报员共事的经验:和他们会面、谈话、分析他们做的报告内容品质。受过训练的专业者经过多年的评估,应该比仓促在旅馆房间测试的结果正确,对吧?然而事实却非如此。

“许多案件专员认为《我是这么优秀的案件专员,他们骗不了我》。”苏利文说:“这特别让我想到一个傢伙——他是一个很棒、很棒的案件专员——他们认为他是局里最棒的案件专员。”显然他说的是登山人。“他们带他到洗衣店。他们的影片真的拍到他使用祕密情报交换点。太扯了。”

本文摘录自《解密陌生人:颠覆识人惯性,看穿表相下的真实人性》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共力撑东西两线强硬出击 玩得转吗?
美国好用的招都用了 但对中国还有疯狂一招
坦克装备的锁子甲:链条装甲 有效抵御RPG
唯一一架可以为战斗机空中加油的专机
战神怒吼,就问你这个过节方式够不够豪横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共力撑东西两线强硬出击 玩得转吗?
美国好用的招都用了 但对中国还有疯狂一招
坦克装备的锁子甲:链条装甲 有效抵御RPG
唯一一架可以为战斗机空中加油的专机
战神怒吼,就问你这个过节方式够不够豪横
海军陆战队某旅组织装甲装备驾驶训练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海军陆战队某旅组织装美国好用的招都用了 但
战神怒吼,就问你这个坦克装备的锁子甲:链
唯一一架可以为战斗机中共力撑东西两线强硬
俄罗斯参加阅兵的T34又西班牙A400M遭遇鸟击,
武警“魔鬼周”极限训炮兵防空兵实弹演练超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