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户外活动 > 正文  
英国纪行 泰晤士河畔鲜花盛开
www.wforum.com | 2017-03-17 23:39:06  网易号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a1.jpg

�  到达英国之后,先休整了两天,没有立即开始所谓的“景点”之旅。这两天我们住在伦敦西部一个叫汉默斯密斯(Hammersmith)的地方。头一天因为倒时差,白天都没怎么出门,就在住处附近的民居转了转。晚饭过后,天光还很亮,我们一行人决定稍微走远点看看。

  平时我跟老爸出门,都是长枪短炮背着摄影装备,但这回因为是晚饭后散步,又不是去什么景区,应该没什么特别值得拍的,同行的人都劝我们轻装上阵,于是我俩啥也没带就出发了。

  结果刚出旅馆的小巷子,往街中心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我爸叫了一声:“糟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前方一个咖啡馆前,有一棵造型很奇特的树——我知道,老爸是开始后悔他没带相机了!

  英国纪行 泰晤士河畔鲜花盛开

  一棵造型奇特的树

a2.jpg

  发现它奇特在哪里了吗?

  英国纪行 泰晤士河畔鲜花盛开

  这棵树到底奇特在哪里?乍一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枝条张牙舞爪,好像满树都是表情,有很多情绪要表达。琢磨了好一阵,才领会奥秘所在:通常如此粗壮的树干,会配有一个与之相衬的巨大树冠,把枝条的走向藏得严严实实;而这棵树却在七月的艳阳下展露出自己全部的茎干脉络,树叶们只是小簇小簇聚在枝头,像一团一团绿蘑菇。站在树底下,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它是千篇一律的繁华都市里某个秘密甬道的大门,能通向另一个奇幻的世界。

  我想这怪树会有个啥怪名儿吗?——瞅瞅树叶,嗨,这不就是悬铃木吗!国内常见的法国梧桐,也是悬铃木的一种。眼前这棵树是悬铃木属当中比较奇葩的品种,还是它本是一棵普通的悬铃木,只不过遭遇了一个奇葩的园丁,把它修剪成了这么童话的模样?看着一拨拨匆匆而过的高鼻子洋人,实在找不到谁来问一问。

  后来,一个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的朋友告诉我,这是伦敦行道树常有的修剪方式。因为这座城市阳光稀有、夏季凉爽,要特意剃掉梧桐树繁茂的“头发”,来保证阳光不被遮挡,让人们充分享受难得的好天气。真是跟国内很不一样啊。

  往前走几步,看到绿树掩映之下,有一座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建筑。像是个教堂,又像个钟楼。

a3.jpg

a4.jpg

�  绿树掩映下,一座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

  这时,老爸开始找各种借口,一会儿说他想回旅馆上个厕所(街上的公共卫生间动不动就要50p呢!),一会儿说,变天了,我回去给你们拿厚衣服……当然,都被我们识破真实目的,无情地拒绝了。

  看他一路挠腮搓手、长吁短叹,失魂落魄得跟丢了工作似的。我只好宽慰说:“你看这伦敦街头,匆匆走过的,尽是些被生活折磨得够呛的脸,跟国内完全没区别嘛,有啥可拍的?!”

  老爸不假思索反问:“难道不正应该拍这些被生活折磨的脸?”

  ……

  幸好我妈妈随身带了一个小小的傻瓜相机,老爸抢夺了过来,才算是终于重新“上了岗”。小相机功能不太齐全,也算聊胜于无,老人家终于欢快了起来。

  没想到,再多走几步,我也开始后悔没带相机了!因为,我们拐进了一段居民区,看到家家户户窗台庭院鲜花盛开。于是,我从老爸那里,把他从老妈那里抢夺过来的相机,占为己有;可怜的老爸再次“下岗”了。

  我都拍了些什么呢?

  最先是居民区窗台上的天竺葵,大红的、橘红的、粉红的。

a5.jpg

  橘红的天竺葵

a6.jpg

a7.jpg

�  大红色天竺葵

a8.jpg

  我喜欢这些干干净净的角落

  楼底进门前,一丛白色的绣球。

a9.jpg

  绣球

  再往前走,看到的楼房比先前破烂了很多,可能是中下层居民的住所。没有独立的阳台,只有一个通用的大走廊。然而爱花的人,依然在这里种满了植物,一盆一盆排得很整齐。无论多么破烂的地方,有植物安静蓬勃地生长,气氛总会有点不一样。

a10.jpg

  通用大阳台上的花儿

  楼房对面,有一个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个砖头垒起来的奇怪结构,很长一排,大约齐眉那么高,内部似乎隔成了一小间一小间的,每一间都有通风口。我研究了半天也没搞明白它的用途,觉得有点像储物间,又有点像垃圾站。

  之所以牵动我的好奇心,想知道它是干嘛用的,不为别的,是因为这古怪东西的顶盖上,被有心人撒上了泥土,有野花,有绿草,呼哧呼哧生长。远远望去,绿茸茸的一片;阳光照过来,翠翠发亮。我喜欢这种贴着日常实用生长出来的浪漫之心。

a11.jpg

  一个奇怪的东西引起我的注意

a12.jpg

a13.jpg

�  谁能告诉我,这玩意儿究竟是啥?

a14.jpg

  这一丛尤其美

  走过这片地方,看到好大一棵欧洲花楸,满树的果子,橙黄中微微泛出红色。透过树叶的缝隙,有粼粼水波在闪动——前方好像有一条河?

a15.jpg

  欧洲花楸

a16.jpg

  欧洲花楸

a17.jpg

  果实橙黄中泛出红色

a18.jpg

  欧洲花楸的后面,有一条河,一座桥

  真的有一条河。还有一座大桥。我放下正要摘花楸果实的手,奔跑到了河边。河面不算宽,但视野一下子广大开阔。傍晚的天空,云层很厚,偶有云朵稀薄处,天空是淡淡的一层蓝。海鸥从蓝色底下轻捷地掠过。

a19.jpg

  这就是传说中的泰晤士河

  看河边竖立的牌子,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泰晤士河。

  河的这一边,五六只灰雁停在岸上,不时把嘴喙伸进水里捕食。河的那头,是茂密的树丛,大树背后露出一排排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绿树冠,红房子,给人天长地久的妥帖感觉。

a20.jpg

      河岸边,有几只灰雁

a21.jpg

  沿着河边往桥上走。桥头刻着它的名字,Hammersmith Bridge,汉默斯密斯桥。后来我才知道,这座桥建造于1825年,是泰晤士河上的第一座吊桥。桥的这一端,是我们暂住的汉默斯密斯(Hammersmith); 另一头,通向非常著名的里士满(Richmond),我们在无数电影和文学作品里看到过这个地名。

a22.jpg

  Hammersmith Bridge

  从桥上经过,走到了对岸的那片野绿里面。眼前一条小径,植物茂密,绿幽幽的一路,不知通向何处。一个妙龄少女,骑着单车由密林深处翩翩而来,从我们身边擦过。金发碧眼,非常美。于是,这条野路所伸向的地方,在我们眼中显得愈加神秘而美妙了。

  小径的入口,靠近河岸的地方,生长着一大丛、又一大丛黄色的野花。花型非常像我从小就很熟悉的菊科植物蒲儿根。

  在我的家乡,每年五月中旬,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蒲儿根就会火一样地,在野丛里面燃烧起来。野火从五月一直烧到夏天的尾巴;有的时候,已经十一月了,枯草遍布的荒野里,还能发现蒲儿根的余火,在一片惨淡中兀自明亮。燃烧的尽头,留下一球一球白绒绒的小种子,对着阳光吹一口气,它们就晶莹透亮地飞舞而去。

a23.jpg

  蒲儿根,小时候最常见的玩伴

  然而眼前这种菊科野花,我并不敢跟它相认。它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蒲儿根,不仅是花朵更大,植株也高出了好多。后来我在伦敦市中心一个百年书店里,买到了两本手绘植物图谱,一页一页查找,觉得它更像是千里光属的某种植物。回来翻我最心爱的《英伦乡野手记》,看到伊迪斯·霍尔登笔下的千里光,也得到了某种印证。

a24.jpg

  与大桥遥遥相望

a25.jpg

  泰晤士河畔的菊科野花,应该是千里光属吧?

a26.jpg

a27.jpg

�  Edith Holden & Margaret Erskine Wilson笔下的千里光属植物

  很想沿着千里光的指引,投奔密林深处。然而时间已经不早了,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敢冒险。只站在金光灿灿的野花丛林背后,好好地看了看泰晤士河。河中央,一个英国小伙子,划着一艘白色的赛艇,隔着遥远的距离,我们使劲对他挥挥手,他也使劲对我们挥挥手,很快乐的样子。

  我们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返回。就在马路旁边,随随便便的一个长方形花坛,看到两种非常美丽的植物,都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的。

  一种是星芹属的,有白色、玫红色、深紫红三种。这种花有很发达的苞片,一枚一枚像花瓣一样展开。而实际上它真正的花朵,非常细碎,在肥美的苞片之上,呈放射状散开,形成一个小小的伞形。我最喜欢白色的这种,整朵花几近透明,只有花心玫红色。像浸在水中,有星光在闪烁。

  伞形科植物总是别有一种轻灵梦幻之感,而星芹独特的苞片,为这种轻灵梦幻提供了最好的背景烘托,如同黑暗的舞台中央,准确投射来一道灯光,照亮了主人公舞姿的每一个细节。

a28.jpg

  我觉得白色的最美,花心玫红色。像浸在水中,像星光闪烁。

a29.jpg

  吉尔·理查森大星芹

a30.jpg

  吉尔·理查森大星芹

  英国纪行 泰晤士河畔鲜花盛开

  深紫红色

  另一种是老鹳草属的。无论在老家还是上海,我只见过老鹳草属的野老鹤草。淡白的花瓣,依稀有一点粉色透出来,很小,不起眼。

a31.jpg

  野老鹳草

  但此时所见的老鹳草,那可是美得敲锣打鼓的。花朵大,配以非常明艳的蓝紫色、紫红色,一开就成片成片的,在风中摇摇晃晃,是汹涌而来的惊心动魄。

a32.jpg

  老鹳草属,蓝紫色,紫红色,艳丽夺目

a33.jpg

  一束阳光照过来

a34.jpg

  摇动的老鹳草

  路过地铁站,我们进去寻找超市。地铁口有一个鲜花小铺,老板是个小伙子,头顶精光,却留着茂盛的大胡子。特意看了一眼他的花草们,非常新鲜光洁,被老板安排得井井有条,像他本人一样干净整齐。都说英国人爱好草木,由此也可见一斑吧。

a35.jpg

  地铁口的小花铺

  拐进我们旅馆所在的小巷子,有一家人的花墙上,开了整面黄色的花朵。出发的时候,心里急着探知外面的世界,匆匆瞥过几眼,觉得就是非常熟悉的金丝桃,并未驻足观看。回来特意绕过去细看,发现它跟我以为的那种金丝桃并不一样。

a36.jpg

  金丝桃属

  很显然,它和上海常见的金丝桃同科同属。如果要比较一下,眼前这种金丝桃属植物,五片花瓣形状圆润,每一瓣靠近中间的地方有个小小的豁口;花丝短短的,在距花心不远的地方围城一个金色的小圆环。而国内常见的金丝桃,花瓣狭长,花瓣顶端凝成一个小尖尖;花丝很长,几乎跟花瓣等距,特别能营造一种雾蒙蒙、湿漉漉的感觉。

  有人告诉我,它的名字叫“金丝梅”。其实,回国之后,查《中国植物志》,我最初也认定它就是金丝梅。可是后来又翻了一些世界园林植物、欧洲园林植物方面的书,发现像英国这样园艺特别发达的国家,各种变种数不胜数,真的很难下决心指认某种植物……就说这疑似“金丝梅”的花儿吧,在英国就有“海德柯特金丝桃”、“蔷薇金丝桃”、“美丽金丝桃”等好几种,从图谱上看,也是这个模样,实在是很愁人啊。

a37.jpg

  伦敦所见金丝桃属

a38.jpg

  对比一下,上图是伦敦所见的金丝桃属植物,下图是上海常见的金丝桃

  还是说说我亲眼见过、心上熟悉的吧。我家附近的湿地森林,每年到了五月中旬,金丝桃纷纷开放。五月的林子,水杉、枫杨、苦楝、香樟……无不枝繁叶茂,遮天蔽日。阳光再好,林子深处也多有神秘幽暗的感觉。然而,如果大树底下,开了金丝桃,那就是阳光的信使到了,这片小小的世界,哗啦啦被它照亮,空气里满满的明媚活泼。

a39.jpg

  密林中的金丝桃,把世界照亮

  新认识的这种金丝桃,尽管没有那样触目的花丝,丝毫不影响它们作为阳光信使的天职。白天,烈日灼灼,黄花灼灼;此时,夜幕缓缓下降,大自然的光影都敛声屏息,悄然褪去,唯独它们,依然没有收拢自己强烈的色彩能量。盛宴归来的美人,迟迟不肯卸妆,就是类似的心情吧。

  进旅馆的时候,老爸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来路说,今天真好,比去所谓的“景点”更好,看到的是一座城市的日常面貌。“只是可惜,没能拍照。明天白天,我们重新走一趟?”

  我嘴上嘲笑父亲对那些“被生活折磨的脸”念念不忘,旅行的时间如此宝贵,竟然还要浪费一天来重复走过的路。但我的心里,其实非常理解他的意思。

  遥远的、陌生的国度,我们一直只能通过文学和电影来感受它,这种感受,隔着艺术的层层滤镜,始终无法触摸到它真实的肌理。而当你走在它普通的一条街道上,看到行色匆匆的路人,急着上班,或者赶着回家,那一张张脸,跟我们一样,带着不同程度的被生活“为难”过的痕迹。对于父亲来说,每一道皱纹,每一个紧缩的眉头,每一张因为酗酒而发红、因为抽烟而涩黄的脸膛,都让这座城市变得真正地可触可感。

  作为植物迷的我,触摸一座城市的方式,则是一路观看角角落落里的花草树木。我并不奢望遇见什么稀有的品种,只愿多看到一些与这城市的日常生活相依相伴的普通植物。它们唤起的,是那些陪伴我日常生活的植物记忆;同时,这种对照的美感,也让一个原本跟你没有切身关联的城市,变得亲切、可爱。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对父亲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愿意明天再花一个白天,重走一遍今天的路。当然,从此以后,无论去哪里,我们再也不会忘记随身携带相机。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俄罗斯为何将一大杀器卖中国?军迷称作用太
歼16试射6马赫新型导弹 比美国现役空空导弹
如此大错一再发生 他们是故意恶心中国吗
中国在西沙北岛开建新军备设施 弧形屏障保
美盟友竟用数百万美元导弹 打击200美元四轴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俄罗斯为何将一大杀器卖中国?军迷称作用太
歼16试射6马赫新型导弹 比美国现役空空导弹
如此大错一再发生 他们是故意恶心中国吗
中国在西沙北岛开建新军备设施 弧形屏障保
美盟友竟用数百万美元导弹 打击200美元四轴
中国高景1号卫星在500公里高空中能看见沙滩
南海成危险水域 美军低估中国或自食苦果
美军航母战斗群抵韩 扬言准备好“今夜就战
为什么中国需要大型航母?
纽约大楼着火被扑灭 结果整栋楼冻成冰雕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嫦娥 铀矿 气冷堆 中沙歼16试射6马赫新型导弹
美军航母战斗群抵韩 扬如此大错一再发生 他们
为什么中国需要大型航南海成危险水域 美军低
纽约大楼着火被扑灭 结俄罗斯为何将一大杀器
中国在西沙北岛开建新美盟友竟用数百万美元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