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首页 |
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回忆抗美援朝空战中的战机迫降

世界军事网    2009-05-26 14:06:20
 

王剑贞


迫降,也称强迫着陆。是空军和民航的专业术语,通常指飞机在负伤、故障或出现其它意外情况时,以非正常状态降落。每一个飞机场的水泥跑道旁边,都并排着一条土跑道。依据飞机出现的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跑道。
大约在上个世纪末,上海民航有一架大型客机,因为机头下方的前起落架无法放下,以机翼下的两个起落架迫降成功。这件事,在国内外,引起很大震动。还以此为专题,拍了一部电影。此后,每当我从电视中,看到转播这部电影。我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志愿空军十五师和苏军飞行员驾驶米格-15强迫着陆的惊险画面。

有各种各样的迫降:
有的充满戏剧性;
有的悲壮惨烈,机毁人亡;
有的经历极度惊险后,人机平安落地。

1952 年初,十五师进驻大狐山机场。这是志愿空军在安东(今丹东市)一线的四个主战机场(浪头、大堡、大东沟、大孤山)中,唯一的一个钢板跑道机场。跑道铺设在平坦的谷地,我们定向台架设在机场东北方向、距跑道约1000多米的一个陡坡上。为了防备敌机偷袭,机场配备了不知是属于防空军还是陆军的高炮部队。我台南边40多米处,驻有一个高炮连。这个连装备了4门37高射机关炮,专门对付中、低空敌机。好像一次可以连发五发炮弹。在跑道沿长线上,还有高射机枪,对付低空敌机。
记得那是一个午后,快4点了。天空晴朗,能见度很好。突然,高炮阵地上,响起防空警报器凄厉地啸叫。我因没有值班任务,听见警报、一步抢出门外,但见炮连的指战员飞速地各就各位,四门高炮齐唰唰地指向跑道北端的4转弯处。
大狐山机场跑道北头的4转弯处,有一道山。如果飞机高度低一些,只有等它从山后转出来,人们才能看到。这架突然出现的“敌机”就是。当它从山后刚一露头,四门机炮一齐开火,下面的高射机枪也对准“敌机”齐射。
我细细一看,这架“来犯之敌”怎么尾部高高翘起?

米格-15!

它和我师战机唯一的不同,是机身上涂有迷彩。这是我参战以来,第一次看到迷彩米格。

再一看,更绝了:

这架“敌机”的起落架放下,55度襟翼和减速板打开:标准的米格机着陆动作!

我相信高炮连,从连长、瞄准手、观测手,到全体炮手,也都看清这是一架米格-15!因为它和F-86最大的区别就是垂尾:F-86是小垂尾。米格-15是大尾巴。太好区别了。

但是,看清归看清,射击归射击。高炮和高射机枪速射的声音,响得连成一片。在这架迷彩米格的上下左右,织成一片密集的火网。但是,这架米格机既不躲闪,也不脱离,而是对准跑道,倔犟而又固执地下滑、下滑、下滑。
我身后的高炮,开始是高射,随着飞机不断降低高度,变成平射。当飞机与我们在一条垂线上时,它的高度己低于我们处的水平线。平射又变为俯射。但见成排的炮弹,掠过“敌机”落到对面谷地,炮弹爆炸掀起一片高高地土柱和烟尘。

奇迹!
这架“敌机”竟毫发未伤,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

高炮和高射机枪这才沉寂下来。

不用说,他们傻眼了:要是敌机,他会着陆吗?

原来,这是一架从朝鲜上空空战归来的苏军战机,因飞机油料不够,在我们机场临时迫降。

也就是通过这次迫降,我才知道,参战的苏联老大哥,为了与我们的战机相区别,把他们的米格,涂装了迷彩。其实,那时候还没有迷彩这个词儿。当时习惯称作:保护色。
据说,那位苏军飞行员落地后,对遭到我们的炮击,非常不满。他拽着皮夹克上的弹洞,给我师迎接他的人看。嘴里大叫着:
“不老好!不老好!(俄语:不好)”。
应该说,这个结果,对我们大家,很“哈老少”(俄语:好)了。我身后的高炮连,只要有一发炮弹命中,这位俄罗斯的空中骄子,必然是机毁人亡,粉身碎骨,冤死异乡。


 

0.00%
0.00%
 
价格仅美国1/30 中国无人机太差劲(2014-09-17 03:12:23)
中国空军打响新一届“金头盔”对抗 难度倍增(2014-09-14 17:21:24)
空军招飞歼10歼11配合击落“敌机” 堪比美大片(2014-09-07 18:18:54)
上合军演细节:中国无人机猎杀“恐怖分子头目”(2014-08-31 18:20:08)
(图文)美国《空军》月刊:十个角度解读中国空军的现状(2014-08-24 19:51:21)
(图文)解放军备战上合军演:直10五分钟内摧毁装甲目标(2014-08-19 19:59:38)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0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