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军事文学 > 正文  
他是名新闻工作者,却有个当神炮手的梦
www.wforum.com | 2017-06-06 20:24:02  世界军事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新兵分兵时,他被分在了炮连,从此与炮结了缘。流年似水,眨眼他的军旅生涯跨过32个年轮,现在的他成为了一名新闻工作者。当初的班长早退伍回老家了,连队的炮也已经淘汰了。可他每次下部队或是到演习场采访,只要见到那一门门沉默黝黑锃亮威严的火炮,就会情不自禁上前摸一摸,抱一抱,像是见到分别已久的老战友。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当一名神炮手的梦从未破碎……请看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

       分 兵

       载着江西籍新兵的绿皮军列,在闽赣崇山峻岭中颠簸了两天后,在一个深夜,停在了终点站——漳州。

       下车分兵了,大家精神一点!接兵干部大声提醒我们。迷迷糊糊的我随人流下了车,站在了队伍里,四处漆黑一片,只见站台上昏黄的灯光下,几个戴红领章帽徽的干部在人群中瞅来看去,将个子高的一个个新兵拨拉出来带走了。

       剩下的新兵接着全上了罩着绿色篷布的大卡车。上了车我们才知道,这是军部首次分兵,留下的就在军部当兵,有的还在军首长身边站岗执勤,顿时让大家惊叹又羡慕。

      拉着我们的卡车在漳州城擦了个边,然后一头钻进无边的黑暗中,向着绵延起伏的深山轰隆隆地疾驰。一个多小时后,汽车拐进有哨兵站哨的营区停下了,大家又一次全体下车列队。

       接兵干部又提醒我们,这是师部分兵,一定要打起精神,这里没留下,剩下的就要分到团里的连队了。这回我瞪圆双眼,收腹挺胸,踮着脚尖,高昂着头,恨不得个子突然长高一点,心里企盼这回一定要争取留下来。可几个选兵的干部在我身边走了几个回合,硬是未看上我,心里好是失落。

      卡车继续载着我们到达团里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大家列队站在团操场上,等待最后一次分兵。陡然一阵秋风吹来,我冷得有些哆嗦。

      队伍里的新兵一个个地离开,我望着渐渐空旷的操场,焦虑、躁动挤满了五脏六腑。这时来了个黝黑精干的老兵,目光像一挺机枪一样在队伍中四处扫射。突然,他眼睛盯住了我右手提着的上海牌灰色旅行袋。他用手拍拍袋子问我:“小伙子,什么文化,里面装的是啥?”“报告班长,高中文化,里面全是书。”“好,你跟我走吧。”终于有人选中了我,心里不由暗自高兴。在桉树林里走了一阵,直到一个“八二无炮连”的牌子撞入眼帘,方知自己分在了炮连。

      第二天醒来,我好奇地走出排房,发现连队驻在一个山脚下,后来才知这山叫光明山。连队装备的八二无后坐力炮,全称“65式82毫米无后坐力炮”,简称“八二无”,是伴随一线步兵作战的主要反坦克武器之一。营区四处直线加方块,连翠绿茂密的芒果树也成一直线,高度也一样,如巨剪修过。

      我分在八班,昨晚来接我的正是班长,名叫张大虎,是河南人。他人如其名,虎气十足,是闻名集团军的神炮手,参加过边境作战,立过战功,因文化低,当兵8年仍未穿上“四个兜”(当上干部),只能一直在八班任班长。他兵龄比新排长还长,连队干部和战士都十分尊敬他。

      在墙上的荣誉栏里,我获知八班这门炮在自卫还击战中干掉了两个暗堡,是门功臣炮。从这天起,我就梦想自己将来也像班长那样,当个威震战场的神炮手。别的战友业余时间打牌、闲聊,我悄悄开始学习“八二无”的基础知识和射击要领,收集了一堆有关炮的资料。训练间隙,我斗胆缠着张班长教我射击技术。他在训练场上常绷着个脸,双眼圆睁,不苟言笑,新老兵都怕他。我是他接的兵,对他自然少了几分畏惧。一天,他见我纠缠久了,对我说:我先考考你,过关再说。“八二无”炮的口径是多少?82毫米;炮重多少?30公斤……班长连发十问,一问都未难倒我,立马对我认真看了几眼。后来,他发现我对炮是真正的着迷,便点头同意,破例收下了我这个“徒弟”。

      新兵三个月训练结束,我的军旅生涯中又一次面临分兵。营教导员见我有点文化,文字功底也不错,想选我去营部当文书。连里征求我的意见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我的梦想是当一名百发百中的神炮手。张班长更是舍不得我走,急吼吼地冲进连部对连长说:这是个当炮兵的好苗子,调去当文书就可惜了。

      教导员善解人意,也未勉强我,我终于留在了八班,成了一名真正的炮兵。背诵数据、计算距离、练瞄准射击……这些课目我掌握得滚瓜烂熟,在同年兵中很快脱颖而出。

      春节过后,团里在光明山下拉开了演习比武的序幕,山腰和山脚下顿时硝烟四起,炮声轰鸣。我连在首轮进攻中一发炮弹打偏,受到营里的批评。在第二轮进攻中,张班长力荐我上。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凭着班长教的绝技和平时练就的本领,果断地冲上炮阵,将炮扛在了肩上。随着“咣”的一声巨响,我击发出去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似的,正中了600米处的移动靶。新兵一炮成名,我戴着大红花的照片上了师团演习快报。

      一个月后,团里选调优秀新兵学驾驶。连里推荐的是连部的文书王小宝,名字报到营里后,教导员大笔一挥,改成了我的名字,说“八二无”新兵中就数我最优秀。那时学开车当个驾驶员,是很多新兵向往的事,可我却不愿意,还是一心想当我的神炮手。可教导员点了我,连队干部不好再去说服了。

      临行前,我抚摸着班里这门无言的炮,真有些难舍难分。这时张班长劝我:不要紧,你学完驾驶后再回八班来。

      我学完驾驶回到连队,张班长硬是把我从驾驶班要回了八班。重操旧业,与炮相伴,让我如鱼得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连长逢人就说:这小子好像天生就是当炮兵的料,将来要是进炮校深造一下,一定是一个难得的炮兵人才。

      眨眼到了第3年年初,连队让我抓紧复习,准备报考炮校。谁知团里在审核我的档案时,发现我学的是驾驶专业,命令也是驾驶员,按规定不能报考炮校,我只能报考司务长训练大队。获知这个消息,我靠着连队门口的芒果树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我又一次面临极不情愿的“分兵”。站在连队门口的芒果树下,真有些挪不动步。张班长来送我,再次鼓励我说:没事,你学业完成后争取回连队,我们还可在一起操炮……

      司务长专业学习结束后,面临又一次“分兵”。按规定我本应分配回团里,可大队政治处主任见我喜欢写作,就硬是将我留下来分管新闻工作。从此我告别了连队,告别了训练场,整天坐在办公室以笔为剑,以文代炮。

      在后来的一次又一次的“分兵”中,我从团机关分到了师机关,最后分到了报社工作。流年似水,眨眼我的军旅生涯跨过32个年轮,班长早退伍回老家了,连队的炮也已经淘汰了。可我每次下部队或是到演习场采访,只要见到那一门门沉默黝黑锃亮威严的火炮,就会情不自禁上前摸一摸,抱一抱,像是见到分别已久的老战友。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当一名神炮手的梦从未破碎……

(1)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国火龙歼击机性能参数曝光 比歼-20先进一
中国这款武器引一片喝彩 美国已经被超越
文在寅要对中国翻脸?韩国可得想明白了
值班士兵打瞌睡 核潜艇一头撞上战舰
菲律宾军警开始换装中国制97式自动步枪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国火龙歼击机性能参数曝光 比歼-20先进一
中国这款武器引一片喝彩 美国已经被超越
文在寅要对中国翻脸?韩国可得想明白了
值班士兵打瞌睡 核潜艇一头撞上战舰
菲律宾军警开始换装中国制97式自动步枪
惊爆:北京筹划平壤后事 建立高句丽省
中国3款战舰入围世界驱逐舰10强:你猜得到
中国自主研发一新技术连俄罗斯都没有
美国呼吁中国释放调查川普女儿鞋厂的人
少将评香格里拉峰会 明是指责中国实则针对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澳大利亚虎式武直头盔辽宁舰最新出海训练照
看一百年前的鱼雷试验疑似歼15战机庆祝建军
首见巴铁空军中国产ZD安倍缘何愿参与一带一
普京出招反击韩国部署文在寅要对中国翻脸?
蔡英文自信满满 真正普通人能否坐神舟5号?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