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首页 |
世界论坛网 > 军事文学 > 正文
 

79年还击战中的越语翻译官

陆军论坛    2009-04-06 20:08:55
 

    一九七九年二月初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在参战部队里活跃着一批越语翻译官,他们都是被那个背信弃义的黎笋集团驱逐归国的华人华侨。然而,他们在正义感的召唤下,积极报名应征入伍,成为了军队建设的一个亮丽的组成部分,义无反顾地冲向制止反动势力猖獗的战场。

    这批特殊军人,是在战前不久入伍的,一到部队后,他们所面临的工作有三项:一是本身先学好普通话;二是操练军事基本要领;三是帮助战士学习越南语言。

    记得元旦过去不久我当上了文书,一个残留着寒风又乱漂着细雨的下午,连长叫我去团部接一个新兵。到了司令部后,司政协理员将一个身高不过1.65米,体重不足50公斤,一身五号军装罩在身上还显空荡,而且长相也很一般的二十来岁的新兵带到了我的面前,对我说:“小张,这是你们连队的翻译官,具体情况你看档案”,说完就走了。我过去帮他把背包接了过来,带着他从乡间的玉米地头绕行向连队走,他在后面用很浓的广味普通话问了我不少问题,我对这个矮小个子、特别那走路时的外八字步和略显不太干净的小向,在我的第一印象里是没有好感的,所以回答他的问题的热情相对也就少了许多。

    回到连队,连长一见到这个新兵只问了他一句:“你今年几岁?”差点让我大笑起来。然后就轻描淡写地对我说:“白天让他到一班报到参加军事训练,晚上和你住一间房子,告诉他好好学学普通话”。

    在随后的近一个月里,他白天和一班的战士们学习军事,整天是一身泥一身汗的,他对单兵动作训练特别刻苦。晚上就和我睡一个房间,慢慢地我才知道他回国后全家安排在广西的一个农场里,他上有三个哥哥,在越南时他家是种甘庶的。

    有天晚上他突然说:“张兄弟,怎么样才能说好普通话?”我对他说:“小向,要真正学好普通话,你可以买一个收音机来听中央电台节目”。第二天午休时他真的买回来了一部“红灯牌”的收音机,之后的晚上他就守在收音机旁听,嘴里跟着念,没几天功夫倒是和别人说的话不需要重复那么多了。正好那时的我也喜欢听一听电台节目,对于一个月只有6元津贴的我来说,要想自己拥有一部收音机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每天就告诉他收听那些台,不过有一次他收到了“美国之音”,我没有制止他,还和他一起听了起来,并对他说:“要是首长问你听些什么内容,只准说都是收听中央电台节目”。

    2月17日,对越作战打响。我们师是担负着广西方向直插高平的穿插任务。126师经过一天的激战,为我师撕开缺口,从布局到东溪一线两翼全部是126师已占领区域。

    根据连队首长的分工,我和小向跟着指导员。我们的指导员是在我出生的那年从广东汕头入伍的,身体比较肥胖,那个时代还没有啤酒,也不知他的肚子怎么会那么大。当傍晚时分,我们越过了边境线,虽说遇到了敌人的抵抗,但都是一些被友军打散了的零星火力,当时我们连队是82无炮连,属于跟随步兵火力,我们的梁连长果断下达了“弃车徒步跟随步兵投入战斗”。敌人的迫击炮时不时地向我们射击,战士们都是朝着新炸开的弹坑里跃,只是苦了指导员一跳下后,再要爬起来就相当困难,我和通讯员当时是从连长与指导员之间来回跑,有时还得去找班排长,没功夫去照顾指导员了。不过每次我就看到小向跑过去将指导员拉了上来。当天黑下来后,我们进入到一个山谷里,到处是人,队形全乱了,人挤人,整个部队已不成建制。我们连队就剩下我和连长、通讯员,还有一班的班长、一炮手、二炮手在一起。直到凌晨1点多,不知道是那个连队用喇叭带头叫各自连队集合的地点,这个喇叭是配给翻译官用来对越军喊话用的,此时用上虽说有暴露目标的危险,但也不愧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了。我们几个人也只好集中精力、用心地在想听到小向的声音了。可急人的是人多天黑,叫声又此起彼伏,连长对另几个战士说;“把小张抬起来,让他好好听”。我被他们抬起来以后,四处侧耳细听,在我们的后方隐隐约约听到了小向的声音,我们几人赶紧编队,大家都是腾出一只手死死拉着前面一人的腰带,慢慢地向后退去,经过近半小时后终于清晰地听到了小向的叫声,当我们重新集中在一起时,只差一个班没齐,小向走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手,我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我用力紧紧反抓着他的手,还能看到了他两眼在月色下的那种液光。部队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开始了急行军,绕过敌军所炸水库的泥潭,抵达东溪,在这里就进入了我师独立穿插地带了,我们连队也按照要求配属到各步兵营,连长将通讯员和我调换,从此以后的近二十天里,和小向就分开了。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撤军。我连各班排在6日除牺牲的3人、负伤的6人以及司机班以外的人员全部归建。与步兵七队同驻扎在一个小村子里,而仅仅休整了两天就开始闹泄肚子,连队不少人在那几天里肚子疼痛,四肢无力。经过治疗和吃了一种当地的草药后才恢复正常,那几天的我就是统计武器装备、发放各种物资,补充弹药,忙得不可开交,小向成天给我帮忙。他的普通话很标准了,而且对成语也可以运用很多了,我问他怎么进步这么快,他笑笑说经常听别人说话,自己再重复着说。他还对我说:回国后想回农场里去当广播员,不用晒太阳和被风吹;两个老婆里只有一个是他喜欢的,不想让那个不喜欢的老婆生孩子等等一些闲聊之话。在撤回国途中,有一次对一个山洞里顽抗之敌进行歼灭时,副团长叫上去一个翻译喊话,他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几分钟的喊话,有5名敌人请求投降,顺利完成了任务。

    3月16日,我们连队安全地回到了水口关,看到五星红旗,我们一个一个地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可小向站在桥上,朝越南境内的远方深深地放眼望去,后来他对我说:“他的祖父母都埋在了那里,不知道今后是否还可以去看看。没多久,这批穿上军装不到半年的特殊军人就复原了,小向在临走那天,他到每个班转了一圈,到连队首长的房子里与干部们说了一会话,回到我们住的那个房间里后,他把一支“英雄牌”钢笔送给了我,我把我参战前的一张照片给了他。就这样他走了,离开了他刚刚熟悉的火热军营。在后来的评功评奖中,连队给他报请了“三等功”。证书和奖章都是我给他邮寄的。

    这一晃悠就是三十年过去了。那个个子不高、长相一般的越语翻译,你可还好!

0.00%
0.00%
 
越南永远的痛:王牌三一六A师惨遭我军扫荡(2010-06-03 20:54:50)
中越两国反目成仇的真正原因:苏联秘密档案曝光!(2010-05-17 21:10:47)
(图文) 洁白的乳房和庄严的军礼!(2009-04-27 11:26:02)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战士最令人震撼的眼神!(2009-04-21 01:44:07)
(图文) 越南人为何听见中国特种部队就颤栗不已?(2009-04-17 11:52:37)
永远怀念我的好班长,陈世强烈士(2009-04-06 20:46:03)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0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