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重庆忠县的镇反
www.wforum.com | 2019-05-13 08:11:54  博谈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八十年代后期,我在忠县县志办公室任编辑。办公室里有一位调研员叫范远茂,曾是忠县第一个农业互助组的创建者,先后任过六个区的区长或副区长。一日与我闲谈起当年的镇反,他说当年他在官坝区主持过多次枪毙人的公审会,那时枪毙人常常有陪毙的。有一次枪毙12个人,他一声令下“把他们拉下去枪毙了”,行刑的民兵们便像拖猪一样,把那些死刑犯拖下去,接着就是一阵枪声。枪响之后,清点尸体,发现多了一个,原来把陪毙的杀了一个。这可是人命关天啊!我问老范后来怎么解决的,他说这在当时不算什么,补一个手续就行了。所谓补手续,就是写一张纸条,就这么简单。这样草菅人命的离奇枪毙人事件,忠县发生过很多起。

asdfasdgasdgret.jpg

  该县黄金乡金银村有一个姓方的青年,在成都某高校读园艺专业,毕业后娶了一个成都姑娘,回乡正醉心于自己的田园生活,忽然就被列入了枪毙名单。那时黄金乡和汝溪乡同属一个区,区上要把全区的罪犯都集中到汝溪,一起开公审会枪毙,以壮声势。方某被押赴汝溪执行枪决的路有几十里远,要经过一道山溪。这道山溪平常不深,可以涉过,那天却忽然发了山洪,波涛汹涌,无法渡过,解押民兵只好绕道而行。汝溪那边久等不至,怕误了大事,就迫不及待地开枪行刑了,等方某一行赶到,早散场了。第二天上面有人来通知,说方某可以不杀。方某就这样捡回一条小命,他实在是太感谢那道救命的山溪了。

  40多年后的1994年夏,我在一位当地政政府官员的陪同下,前往黄金乡拜访这位已经70多岁的传奇老人。他和妻子,当年那位成都姑娘,正在精心料理他的苗圃。一见我和那位官员,他就满脸堆笑——那种很扭曲的笑。我本来想从他那里挖点东西出来,谁知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共产党好啊,呃,人民政府好啊,呃。”我顿时从心底升起一阵悲凉。

  比方某的命运转机更偶然的是,一位官员在一大叠报批枪毙的名单上盖章时,不小心夹着翻过了两页,这样就有两条人命活了下来。枪毙进入高潮时,一些地方乐于将父子、叔侄、兄弟同时枪毙,近乎灭门。石柱县一对父子临刑时,其父慷慨赋诗曰:“父子今朝同赴死,黄泉路上我不孤。”

  泰来乡罗家岭人、四川大学教授罗广瀛(字介仙),被忠县派去的民兵从成都押回执行枪决。罗是国军15兵团司令、著名起义将领罗广文的堂兄,早年留学日本,一生从事教学和学术研究,据说他编写的蚕桑教材直到八十年代还在四川大学使用。

  解放前夕,罗广瀛痛感国民党贪污腐化,以兄长身份,冒险前往罗广文司令部,劝说堂弟率部起义,投向共产党。罗广文后来毅然起义,促成成都和平解放。这样一个人也要被枪毙,罗广瀛的妻写信给政府,请求宽大,称一家8口全靠罗广瀛养活,望给予宽大处理,给全家人一条生路,但是那些杀红了眼的人最后还是用一颗子弹结束了罗广瀛的性命。

  更无辜的是马剑秋。马是石宝人,临解放时担任忠县自卫队总队长,掌握着全县的武装力量。他接受了许多新思潮,坚信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能够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所以解放大军进军西南快到忠县时,他通电忠县48个乡宣布起义,命令所有武装人员,将枪支弹药全部上交,集中封存。他还派人守卫县档案馆,使历史档案无一卷毁损。一切停当后,他徒步城外数里,迎接解放军入城。意想不到的是,解放军入城不久,新政权稳定局势后,马剑秋成了阶下囚,然后被枪毙。

  狱中的马剑秋得知自己被判死刑后,心情万分痛苦,流着泪写了一份《刑场上的演讲》,倾诉自己的痛苦心情。他说,他一直在寻找救国之道,对于国民党他很失望,现在终于盼来了共产党,终于有了希望,可是却要被枪毙,再也看不到希望了。但是他说他对自己的起义之举依然不悔,在最后的时刻,他要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主席万岁!斯大林元帅万岁!

  后来我根据档案材料写了一篇《马剑秋传略》,准备收进忠县志的《人物志》,但这篇传略后来并没有收入《忠县志》。

  关于马剑秋的死,我问了我父亲。父亲当时是县财政科干部,参加了马剑秋的公审大会,亲睹了马剑秋被枪毙。父亲说,马剑秋被绑赴西山公园刑场,与梁树芬、梁伯永(皆国民党忠县官员)等十数人站成一排。临刑前,被反绑着的马剑秋要求讲话,所讲内容跟我见过的档案资料《刑场上的演讲》差不多。站在旁边同样被反绑着的梁树芬很不耐烦地对马剑秋说:“马上就要枪毙了,还说那些做啥子!”但马剑秋还是喊着“共产党万岁”饮弹而亡。马剑秋倒下的那片西山公园草坪,后来长期成为忠县的刑场。一批又一批的人在那里倒在枪口下,鲜血一次又一次浸透了那块土地。

  最匪夷所思的是枪毙张国锦,那简直就是一场死亡游戏。决定人的生死,在这里就像幼儿园里的孩子玩过家家。那天,西山公园广场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又一次公审大会即将举行。15个死囚被押了上来,其中一个死囚很多人都认得,是忠县精忠中学(今忠县中学)的教师、陕西人张国锦。

  当宣布他的罪名是一贯道成员时,他一口否认。张国锦用嘲讽的口气冷冷地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一贯道,更没有参加过一贯道。今天在场有这么多群众认识我,精忠中学的全体师生都坐在前排,只要有一个人看见我参加过一贯道,或者看见我搞过一贯道活动,请站出来讲话。”

  近万人的公审大会顿时一片寂静,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一些人开始议论:怎么没有一点证据就定死罪呢。审判台上的县长陈杰、秘书范梓里等人,似乎有点慌了。此时此刻去哪里找证据呢?议论声越来越多,嗡嗡响成一片,审判台临时举行紧急会议,研究对策,最后范梓里宣布,号召在场群众揭发张国锦一贯道之外的新罪行。

  在范梓里的示意下,一个叫谭祥云的教师,爬上主席台前的一张大方桌,揭发张国锦。他说,张国锦肯定是一个反革命分子,解放前我曾亲眼看见他在十字街贴壁报,内容全部是反动的。当时我就想质问他,但怎么敢呢,因为他有“这话儿(这东西)”。谭一边说,一边将右手插进裤袋向前一比,表示手枪。第二个爬上桌子的是天堑乡(今属东溪镇)人邓觉。邓说,有一次我和张国锦上南门官茅厕解手,靠得很近,我发现他拿着一张解放前的报纸在看,已经解放了还在看解放前的报纸,不是反革命是什么?

  这两个证据立即为审判台上的人解了围,张国锦的反革命罪就这样坐定了。范梓里马上宣布,现在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立即处决张国锦,一个是带回去重审后再处决,征求大家意见,看怎么办。

  范梓里走到台前大声说:“现在只要有一个人——张的直系亲属除外,举手同意把张国锦带回去重审,就带回去。给大家3分钟的时间。”说着,范梓里很严肃地高举起左手,亮出手表,开始读秒报时。全场死一般的沉寂,人们都好象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吭一声。快到3分钟时,张国锦昂起头,以宏亮的声音说:“在这种情况下谁敢举手呢?”

  时间到了,没有一个人举手。范梓里又说:“同意立即处决的人请在3分钟内举手。”说着又举起左手读秒报时。谭祥云和邓觉首先举起手来,一会儿全场都陆陆续续地举起手来。张国锦怒吼:“在这种情况下谁敢不举手呢!”主席台立即以举手表决为依据,宣布张国锦死刑,立即执行。张国锦等15人遂被押往东侧草坪行刑。张国锦慢步徐行,不断高呼:“实事求是万岁!毛主席万岁!”直到枪响倒下。

  我父亲一直坐在审判台口的石坎上看完了这场旷古未闻的人间丑剧。几十年来他多次向我讲述那一难忘的场面,后来又将此事写进了他的回忆录。据父亲说,散会后,一路不少群众为张国锦流泪。为此,公安局连夜到居委会召开群众大会统一思想,讨论张国锦到底该杀不该杀。人都已经杀了,这种讨论还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谁又敢说不该杀呢?

  时间一年年过去,转眼到了文革。这时我已10多岁了,枪毙的高潮已经过去,但西山公园依然是刑场。每年仍有几次公审会在那里举行,而且每次都依然搞得声势浩大。

  1970年夏季的一天,一个叫彭成的农民在西山公园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罪名是偷越国境。据说他曾先后3次偷越国境。那天看热闹的人挤满了整个广场,反正文革期间大家都没有正事可干。彭成其人的罪行到底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是他死后所受的凌辱却令人扼腕。

  只听枪一响,人们潮水一般涌过去,一圈圈将尸体团团围住,像欣赏玩物一样盯住尸体不转眼珠。后面的人纷纷往前挤,前面的人被挤得几乎踩到尸体上。这时一个汉子,分开人群,挤进核心,俯下身去将扑在地上的尸体翻过来,然后呼的一下把死者的裤子扯掉,露出赤裸裸的下半身。众人不知他要干什么,正惊愕时,那汉子从腰间嗖的一下抽出一把雪亮的尖刀,仰起头看了看四周的人,伸出左手猛握死者的男根,右手挥动尖刀向下刺去。众人一下明白了,他原来是要割掉死者的男根!

  那汉子动作十分利索,尖刀环着那儿挖了一个大洞,把一大团血肉糊糊的东西生生割了下来。他将那东西在手里掂了掂,血直往下滴。他脸上露出带着几分麻木的微笑,提着那东西站了起来。原本水泄不通的人群,哗的一下自动闪开了一条道,那汉子便如入无人之境,提着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扬长而去。事后听说,那东西是拿去做药治疗弱症(阳痿)的。

  1971年3月9日,西山公园又开了一次公审会。那天枪毙的是一个叫樵天珍的年仅24岁的女犯。据说本来准备3月8日枪毙,考虑到在妇女节枪毙女犯不大好,就推迟到第二天。樵天珍是因为毒杀丈夫而偿命。不幸的是,行刑的枪一响,一个早有准备的男子就飞跑上前,趁潮水般的人群还未到达,就将樵天珍破碎的脑袋里流出的脑浆全装进一个大盅子里。然后他抽出尖刀,刷刷几刀就挑开了死者的上衣布纽扣,露出心口来。他举刀对准心窝,正准备开膛挖心,忽然被一个值勤的军人喝住了,手中高举的刀很不情愿地放了下来,随后悻悻然端着一盅脑浆走了。过了一会儿,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欣赏女死刑犯尸体的机会不是很多,听说人们把死尸的裤子都脱光了。

  21世纪初,由于三峡工程,忠县沿江许多地方要淹没,新城要建许多大桥。其中有一座鸣玉大桥,从老县城跨过鸣玉溪架到西山,西桥头的位置就在原来的杀人刑场旁边。施工的年轻人们并不知道那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心中没有一点阴影,但是在施工中却意外地发生了许多事故。一些砌好的石壁莫名其妙地垮塌,一些人老是皮肉受伤,事故不断。施工者认真检查,找不出什么原因,后来才听说这里曾经是刑场,有无数怨魂积聚在这里不得超度,工地上屡屡发生事故,可能是那些屈死鬼作祟。

  这一说把人吓一跳,不说不知道,越说越害怕,好象真有那么回事。从此,工人们每天清晨上工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鬼魂们烧香放鞭炮,请求手下留情,冤有头债有主,望不要再给工地制造麻烦。不烧香放鞭炮就绝不动工。如此这般,工地上竟风平浪静,再也没有事故发生了。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白宫飞出黑天鹅 红朝惊现黑大象
如今的北京人人防 这国也要限制投资了
055万吨新驱首舰“南昌”号高清新照 更多细
中国制造业寒冬 有订单都不敢接
泰陆战队首次体验中国野马气垫船 甲板比美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白宫飞出黑天鹅 红朝惊现黑大象
如今的北京人人防 这国也要限制投资了
055万吨新驱首舰“南昌”号高清新照 更多细
中国制造业寒冬 有订单都不敢接
泰陆战队首次体验中国野马气垫船 甲板比美
有才!解放军训练间隙拍创意照片
违反美制裁被捕 孟晚舟之前另有其人
大连船厂两艘052D舰同时下水
大战一触即发?美出动核航母轰炸机 伊朗不
美国MQ-25无人舰载加油机备战首飞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川普鸿门宴杀气腾腾 习刘鹤美国谈判再遭访民
大战一触即发?美出动美国MQ-25无人舰载加油
055万吨新驱首舰“南昌有才!解放军训练间隙
解放军驻澳门部队举行泰陆战队首次体验中国
大连船厂两艘052D舰同白宫飞出黑天鹅 红朝惊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