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次摧毁3架客机的惊天大案 广州白云机场劫机案
www.wforum.com | 2018-01-07 21:33:30  萨沙讲史堂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42573d7840fc4ab78bf070ad493e1821.jpeg

  1990年广州白云机场,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恶性劫机案。这起案件导致3架客机几乎全毁,128名乘客和机组人员遇难,包括劫机歹徒蒋晓峰和30多名外籍乘客。这个案件影响之大,甚至到今天仍然是禁忌话题。听萨沙说一说吧。

  1990年10月2日6时15分,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厦门航空公司的8301航班客机开始登机。

  这个航班的乘客共有93人,机组人员有9人。

  在90年,乘坐飞机还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一来是机票价格远远高于火车,普通工薪阶层是接受不了的;二来是乘坐飞机还需要介绍信,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乘坐的。

  乘客之一的建材商人冯锦标回忆,在坐飞机之前他还特地拍了照,准备带回去给亲戚朋友们看看。

  登机时,有个拎着密码箱的小伙子落在最后。

  冯锦标回忆,认为这个小伙子神态有些慌张,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

  这个小伙子也就20岁左右,很年轻,身高1米7左右。他身穿高档西服和皮鞋,看起来是个有钱人。奇怪的是,他一手拿着一束塑料制红玫瑰。

  这有些奇怪,难道是专门去广州送花给女朋友的。机场的女服务人员和乘客冯锦标,都盯着他看了一会。

  携带玫瑰花也不违法,没人去阻挡这个小伙子。

  经过安检,他的密码箱没有什么异常,安检员也没有发现他携带刀具或者其他违禁品。

  小伙子顺利通过安检口,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6点57分,这架波音737型2510号飞机飞机顺利起飞,飞机的目的地是广州白云国际机场。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起飞20多分钟。7点20分,这个小伙子突然离开第16排D的座位,冲向驾驶室。

  驾驶室没有上锁(上锁了也没用),被这个歹徒一脚踢开。

  歹徒手举一个香烟盒大小的黑色塑料盒子,对准驾驶舱的机组人员大吼。

  幸存的台湾乘客杨琦馨回忆:我们旅行团的人全都坐在2排到7排,我的座位比较靠前,看见一个青年男子冲进驾驶舱,对驾驶员喊“飞台北,我有炸药,不飞就大家一起死,同归于尽!”

  机组人员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

  为什么呢?这并不是2510号飞机第一次被劫持。

  仅仅2年前,几乎同样的一幕就上演过。

  1988年5月12日,2510号飞机也是飞到广州白云机场时,突然被2个歹徒劫持。这2个歹徒叫做张庆国、龙贵云,是退伍的解放军战士。

  张庆国、龙贵云宣称自己有匕首、手枪、炸药,要求飞往台湾,不然就引爆飞机。

  开始机组人员奋力和他们周旋,曾经将飞机开到香港,说已经到了台湾。

  众所周知,台湾和大陆在之前几十年,曾经相互鼓励飞机投诚。尤其是开着军用飞机过来的,一律重赏。

  80年代开始,台海关系好转,双方改变了这个政策。

  不过,台湾方面仍然对劫机者给予保护,拒绝遣返。

  1983年5月5日,卓长仁劫持中国民航三叉戟飞机逃往韩国,随后被遣送到台湾。台湾方面给了卓长仁高达数百万新台币巨款和数千两黄金。

  这样一来,台湾就成为大陆劫机者的首选目的。

  而香港属于英国管理,英国人对劫机者持强硬立场,往往会将他们作为罪犯遣返回中国。

  自然,张庆国、龙贵云不可能愿意在香港降落。

  飞机飞到香港上空,机组人员谎称就是台湾。张庆国、龙贵云有从军的经历,发现台湾战机并没有拦截,知道这不是台湾,立即威胁引爆炸药。

  情况危急,副驾驶曾经和龙贵云短暂搏斗,但被用尖刀制服。

  同时,张庆国拼死抢夺机长的操纵杆,差点让飞机解体。

  到了这种地步,机组人员冷静判断,认为不能蛮干。

  为了128人的生命安全,机组人员放弃抵抗,被迫飞到台湾。

  进入台湾领空以后,台湾空军起飞了5架美制F-104夜间战斗机进行拦截,押着飞机降落在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

  到了机场以后,张庆国、龙贵云被台湾警方逮捕。

  在李登辉的命令下,2510号飞机被允许在几小时后飞回大陆。13日上午5点,飞机在厦门机场降落,厦门市市长邹余均以及有关领导对乘客表示热烈欢迎。

  这边张庆国、龙贵云交出了自己的武器。除了尖刀以外,手枪和炸药均是假的,前者是玩具手枪、后者是缠着电线的洗发水。

  根据中方的抗议和美方的干涉,台湾方面最终也审判了劫机歹徒。台北地方法院依“违反民用航空法罪责”分别判处劫机犯张庆国、龙贵云有期徒刑三年半。

  服刑没有多久,他们就被减刑、假释,释放后被允许留在台湾。

  显然,这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2年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次的歹徒叫做蒋晓峰,是一个逃犯。

  蒋晓峰是湖南省临澧县人,1969年出身,任临澧县物资局开发公司驻长沙采购站采购员,当时刚刚21岁。年纪虽小,蒋晓峰却不是什么好人。

  此人有过前科,早在19岁就因盗窃,被县公安局拘留。

  1990年7月13日,蒋晓峰谎称采购货物,携带物资局的1万7000元人民币货款逃走。

  在90年,城市工人平均月薪不过一二百元,这1万多元相当于今天的二三十万元。

  蒋晓峰携款潜逃以后,临澧县检察院对其立案追捕中。

  逃亡了2个月,蒋晓峰如惊弓之鸟一般,不知道如何是好。

  考虑再三,他认为还是逃出国比较安全。他反复查看报纸,发现了1988年这起劫机案。

  蒋晓峰认为,既然那两个家伙可以成功,他也可以。

  为了怕其他机组不好对付,蒋晓峰特别选择了同一架飞机,也就是8301航班客机。

  当年坐飞机是需要介绍信的,这难不倒蒋晓峰。

  他在厦门有熟人,可以开介绍信。

  9月29日,蒋晓峰来到厦门,入住边检站招待所。第2天,他拿到了熟人开具的介绍信,顺利买到了飞机票。

  10月2日上午6点,蒋晓峰离开招待所赶赴机场。

  我们再回到文章最初。

  在宣称有炸药以后,蒋晓峰将除了机长岑龙裕以外的所有人员,赶出驾驶舱。

  歹徒是不是真的携带炸药不明,机组人员不敢和对抗,只得纷纷走出驾驶舱。

  此时,地面已经通过驾驶舱的无线电通讯,得知了飞机被劫持的消息。

  蒋晓峰手持炸弹的引爆器,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立即飞到台湾,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后来通过尸检我们知道,蒋晓峰和1988年的那两个家伙一样,他根本没有炸药。

  相比1988年的2人多少还带有一把匕首,蒋晓峰连刀都没有。那个引爆器,不过是一个缠着电线的塑料盒子。

  一旦飞机在中国大陆或者香港降落,无论是警察还是机组人员反击,蒋晓峰根本没有抵抗能力,肯定就会被捕。

  当年劫持飞机毫无疑问是死刑,更别说蒋晓峰本来就是一个逃犯。

  到了这个地步,蒋晓峰不能将飞机劫持到台湾,就是死路一条。

  这样一来,蒋晓峰就像疯狗一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飞到台湾。

  在这个时候,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却做出决定,关闭白云机场并禁止所有航班的起降。

  随后管理局是怎么部署的,我们就不得而已,至今没有解密。

  我们知道的只是飞机轨迹!

  被劫持以后,飞机并没有转而飞往台湾,而是像1988年一样,继续向广州方向飞行。

  飞机进入广东省空域后,曾于佛山沙堤机场上空逗留盘旋。盘旋几圈后,飞机继续飞往广州。飞机抵达广州之后,在白云机场上空约300米处盘旋。

  8点34分,机长岑龙裕向广州机场塔台发出请求,表示机上搭载的燃油不足,要求先前往香港,在启德机场加油后再转飞至台湾。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对比1988年的劫机案,同一架飞机20点27分从厦门起飞到21时2分就飞到了汕头,用时35分钟。

  而这次飞机在6点57分从厦门起飞,却到8点34分才向广州汇报燃料不足,用时长达1小时37分,长了整整3倍。

  这是很费解的现象,这么长的时间在干什么?为什么不飞到台湾去?

  蒋晓峰是在飞机起飞32分钟以后,宣布劫机。按照波音737的速度,当时飞机只飞行了400公里。而厦门到广州大约是700公里,也就是说飞机差不多在福建和广东的交界处。

  如果此时折返回去,采用和1988年相同的路线,波音737是可以轻松飞到台湾的,燃油也绝对没有问题。

  1988年被劫持飞机从广州汕头返回厦门然后转向飞到台湾领空,不过飞了1小时。

  奇怪的是,飞机并没有转向,仍然向广州飞行。

  从两省交界飞到广州,正常只需要30分钟,它却用了1个小时。

  为什么会这样飞,有延误这么久呢?

  那么只有两种解释,第一就是飞机故意在途中绕圈飞行,人为拖延时间;第二就是飞机在广州上空盘旋很久,双方在激烈谈判。

  8点34分机长岑龙裕提出在香港降落的要求,该请求获得广州民航管理局和机场塔台同意。

  歹徒蒋晓峰,当然不会同意。

  上面已经说了,只要不在台湾降落,蒋晓峰等于死路一条。

  他威胁:如果在香港降落就把飞机炸毁。

  于是,飞机从8点34分开始到9点4分,始终在广州上空盘旋,又盘旋了40分钟之久。

  被劫持以后,飞机上还是很乱的。

  在客舱中,空乘人员对乘客宣布了飞机被劫持的消息。

  乘客冯锦标还记得那位空姐当时满脸悲伤,刚说了几句安抚乘客的话,就泪流满面地回到了机舱前部。一时间,飞机上到处都是惊恐的问询、低声的抽泣,恐惧下竟无人敢站起来。

  约20分钟后,在征得劫机者的同意后,一位机组人员放下驾驶舱与客舱之间的门帘,随后将前排20多人转移到后排处。

  据机上生还者称,机组人员曾希望确定劫机者的皮箱内是否藏有爆炸物,经过讨论后,一名空姐走到行李舱找到这个皮箱,但由于皮箱已经上锁,他们最终没有将它打开。打不打开已经没有关系了!歹徒蒋晓峰宣布炸药绑在自己身上。在当时的情况下,没人敢去强行搜他的身。

  9时04分,8301号班机突然强行降落在白云机场。

  为什么这么做,应该是飞机燃料已经接近耗尽。从厦门飞到广州只需要1个小时,不会携带太多燃料,但飞机目前已经飞行了长达2个小时。

  当飞机强行降落,轮胎着地的最后时刻,机上乘客冯锦标曾听到一阵短暂的鼓掌声。备受煎熬的乘客误以为飞机顺利降落了,危险过去了,他们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飞机却突然偏离了跑道。

  在跑道上滑行了1080米后,飞机突然失控向右偏离跑道,然后穿过草地冲向停机坪。机头突然一偏,转向了右前方,然后穿过草坪,一路向候机楼方向冲来。飞机一连穿过跑道与停机坪之间的五个联络道后,不断加速,机身下的烟雾冒得愈来愈大。

  为什么失控?乘客冯锦标回忆:他看到劫机男子正猛烈击打着驾驶员,与此同时,一位手握消防斧的机组人员正往驾驶舱猛冲进去。只是,一切都晚了。

  稍后,不知道是机长岑龙裕还是蒋晓峰夺过了操纵杆。此时,他赫然发现前面有一架西南航B707班机,两架飞机马上就要相撞。

  于是,他紧急拉起飞机,飞机机头再次离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先是机尾刮到了一辆正在工作的机场电源车,将车子撞翻。然后飞机撞上了西南航B707班机,飞机机轮撞掉了它的机头。

  幸存者厦门鹭燕服装厂一位员工回忆:飞机降落时,空姐方晓萍一直站着用英语安慰2位外国乘客。我突然看到她眼睛睁得很大。我赶快转头一看,我们这架飞机的尾翼已经撞上了旁边波音707客机的机头,然后轰隆一声巨响,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撞掉西南航B707班机的机头以后,飞机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飞行,撞向曾献武机长驾驶的南方航空B-2812号班机。

  飞机机轮撞在这架波音757客机机身的中上部,一阵大火光后,波音757的机身断开两半,左侧引擎掉落。

  最终,厦航班机在向东西方飞行了300米后,失速坠落地面。机身坠落后在地面翻滚,并解体成四大块。

  一股蘑菇云冲天而起。

  冯锦标跟其他的乘客和机组人员一样,倒挂着悬吊在飞机残骸里。处于断裂口边缘的冯锦标和两位同伴奇迹般地逃过撞击、爆炸。当他解开安全带摔到地面上时,看到身旁的2位外国女孩依然人事不省地倒挂在座位上。他使劲地拉了其中一人,对方毫无反应。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冯锦标顾不上救别人,飞快爬出了机舱,遇到了赶来的武警战士。不久后,冯锦标和同一航班的部分乘客被送到了广州陆军总医院。

  整个撞机过程不到一分钟。

  三架飞机相撞以后,全部引起大火。

  据官方记载,机场消防队的消防人员用了12秒就将火势控制住,2分钟内就将大火扑灭,还救出了54名乘客。事件发生后10多小时,广州市交通拯救队完成了对机场的清理工作,翌日机场恢复运营。

  这次事件性质恶劣,它是1990年全世界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也是历史上一次性损坏飞机最多的劫机事件。

  三架飞机共有128人死亡,除了中国大陆人,还有美国、台湾、香港、澳门等地的乘客。

  被劫持的厦门航空8301号班机因坠落翻转解体,伤亡最大。

  包括劫机者和机长在内,75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在空难中死亡,仅有20人幸存。

  这20人中18人受伤,大部分伤势非常严重。

  这架飞机上,有个台湾到大陆的20人精品旅游团。结果,只有导游杨琦馨幸存,其余19人死亡。导游杨琦馨为了生计,同丈夫开了一家小旅行社,带着18名游客来到大陆。

  此次事件中,她的丈夫和其他游客全部死亡,杨琦馨自己左腿骨折、脸部和手部重伤。

  死亡的台湾人中,有大名鼎鼎的陈树火。

  陈树火是台湾有名的企业家,是造纸大王,早在1960年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此次,陈树火和太太一起来大陆旅游,双双遇难。

  除了这群台湾人以外,飞机上还有2个美国籍女孩,1人死亡另1人重伤。

  被撞断的南航班机也很惨。

  机长曾献武回忆飞机始终不允许起飞,后来他们才知道有有人劫机。因为关心同行,曾献武和所有机组成员都挤在驾驶舱,紧张的收听信息。

  看到B737撞过来的时候,机长曾献武毫无办法。

  他回忆:B737速度太快,几秒钟内撞完波音707,然后又冲着我们撞来。当时飞机没有启动,我毫无办法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只听见轰隆一声,机舱内顿时乌烟瘴气,什么也看不清了。

  B737在撞到B757的中部,导致飞机断裂,能看见有人从裂缝中掉下来。

  机长曾献武随即切断所有电源,指挥机组人员打开舱门,准备滑梯,先让乘客逃生。

  一直到机舱内无人应答,机长曾献武才跳出飞机。

  下了飞机后,浑身上下都是血迹的曾献武,被守在地面的急救人员迅速送往医院。经过检查,他竟然安然无恙。其他数名机组人员都在驾驶舱内听塔台和被劫飞机的对话,都顺利逃生。

  机上乘客梁华是广州市社科院下属一家公司的员工,他打算飞往上海跟朋友一起过中秋节。在原定的起飞时间过了之后,客舱广播却通知由于上海方面的天气情况恶劣,要延后起飞。

  一个人坐在后排时,梁华透过机窗看到了这样一幕:不少武警战士正在机场内调动。梁华以为这是机场在进行反劫机演习。

  当时,正在北京举办的亚运会尚未结束,国内机场对安保工作保持着高度警觉。就在两周前,广州市的公安、武警、消防等有关各方还在白云机场进行了一次反劫机演练。

  等了近一小时,依然没有起飞。百无聊赖的梁华干脆把扶手搬了起来,横躺在座位上。刚躺下没多久,他就听到一位中年男人惊恐地高声叫喊道,“完了,完了!”没等梁华反应过来,一阵短暂的剧烈碰撞和巨大的爆炸声后,火焰和浓烟便已在他的四周蔓延开来。

  飞机上共有46人遇难,包括10名台湾人、5名香港人和2名澳门人。

  最初被撞掉机头的西南航空班机,运气最好。

  在劫机时,飞机的乘客都已经离开飞机。飞机的机组成员都是年轻人,关系都很好。乘客下光了以后,机组成员兴高采烈结伴下了飞机。广州的水果多又便宜,他们去附近菜场卖水果去了,只留下1人打扫机舱。

  留下的这个人也命大。

  当时他在机舱中部,看着机头被撞掉。万幸的是,他只是头部受了轻伤,也是飞机上唯一的伤亡。

  这次劫机中死的人就不谈,幸存下来的人全部留下严重心理阴影。

  梁华回忆:劫机当天晚上,我跟几位乘客一同下楼就餐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爆竹声。好几位同伴稀里哗啦地,就从楼道上滚落了下去。当天经历灾难的幸存者无不表情僵硬,彼此也很少交流,稍有响动就会猛然东张西望。同机的一位老人彻夜未眠,不住地说一定要回家。我也急切地想离开这个地方。第二天中午,我连行李也没有向有关方面索取,就搭乘当天的航班重新飞往上海。身份证在撞机后已不知去向,他向公安部门申请开了一份证明后才顺利登机。

  冯锦标运气就没这么好。作为劫机的那架飞机,所有男性乘客都被暂时监视起来,防止他们是漏网的劫机同伙。随后3天在医院里,他均被警方严加监管。他们那层楼的每一间病房门外,时刻守着一两名警察。他们获得最佳照顾的同时,却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直到第3天,一位警察走进病房,给这些幸存者每人发了一张电报单,允许他们向家里报平安。大约十天之后,冯锦标跟同伴们在签定了一份被他们称为“生死状”的协议后,便离开了医院。航空公司当时给他们每人发了800元赔偿金。事后,冯锦标听说除了每份保额最高五万元的航空保险外,在撞机灾难发生后,航空公司仅为每位乘客提供800元至2万元不等的赔偿金。

  这个事件至今没有解密,当时也封锁消息。

  遇难的机组成员的家属,只能打电话询问香港的亲戚,以了解最新的情况。

  事发后,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认为当局在事发时,试图让劫机者误认为飞机已飞到台湾机场,并让机长在白云机场降落,而不是按照劫机者要求前往台湾。

  显然,蒋晓峰没有受骗。他怎么可能会受骗?根本没有台湾战机飞来护航。

  这种部署失败后,机长岑龙裕面临的情况就极为严峻。

  之前假装飞到台湾花费了长达1个半小时,耗费太多的燃料,现在再想折回飞到台湾也不可能了。

  万般无奈之下,机长岑龙裕只能提议在广州或者香港降落加油,但蒋晓峰都不同意。

  蒋晓峰是个亡命歹徒,被骗了一次以后已经恼羞成怒,不相信任何建议。

  他肯定认为飞机可以飞到台湾,是机长骗他。

  随后,飞机在广州上空盘旋长达40分钟,应该是双方激烈谈判。

  让人无语的是,这么长的时间,广州方面为什么不迅速疏散机场的乘客?

  幸存者梁华后来陷入后悔中,认为自己年轻力壮,当时却光顾逃走,没有救其他的乘客:我当年那么年轻,又受过高等教育,跳下飞机后完全有能力去帮助别人的。但那时脑子却已经完全蒙掉了,浑浑噩噩地就往外跑。

  不过,梁华仍然耿耿于怀自己的遭遇:机场早已知道发生了劫机事件,但在我们待机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们为什么没有组织乘客疏散?在和部分伤员被转移到机场一间临时安置房里时,我看到有大量旅客正滞留在候机大厅里,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当时居然完全没有疏散旅客。机场如果早一点把劫机信息通知给乘客,尽快组织疏散,能救回多少人的生命啊。我记得自己曾看到过一篇撞机事件的事后报道,报道称波音757的机组人员当时曾一再恳求乘客下飞机转移,但乘客们拒绝了这一提议。这让我十分愤怒,根本就没有任何人通知乘客转移。

  到了最后,飞机燃料告罄,再不降落恐怕就要坠机。

  无奈之下,机长岑龙裕只能冒险违背蒋晓峰的命令,强行在机场降落。

  一旦降落,蒋晓峰很有可能就会被捕然后枪毙,他自然不可能同意。

  实际上,当时确实有一组武警跑上了跑道。

  于是,觉得横竖誓死的蒋晓峰,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抢夺操纵杆胡搞,最终机毁人亡。

  除了人员伤亡以外,3架飞机因损毁严重而全部报废。

  其中,由广州保险公司承保的南航波音757客机获得了5559.9万美元的赔偿款。空难之后剩下的完整残骸只有一个发动机、一个轮胎和左起落架。这些部件现时被保存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东面的一个飞机博物馆中,供参观者观看。

  这次事件引发了社会上,对中国处置反劫机原则的普遍思考。《南方周末》在一篇探讨中国“反恐”的署名文章中称,“我们应对劫机事件的方式和理念,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一些变化。在早期,强调绝不妥协的原则,鼓励机组人员和乘客同劫机者做斗争。

  1990年发生了广州“白云机场事件”,造成3架飞机报废,100多人死亡后,有关部门确立了在反劫机中以保护乘客和飞机安全为第一要义的原则,不再鼓励机组人员和乘客同劫机者正面交锋。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将:解放军攻台蔡英文有7种逃法 已演练好
美国二战时研发电磁炮 中国目前成果至少领
缅甸建军纪念日阅兵 仪仗队步枪像极95步枪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中将:解放军攻台蔡英文有7种逃法 已演练好
美国二战时研发电磁炮 中国目前成果至少领
缅甸建军纪念日阅兵 仪仗队步枪像极95步枪
热门专题
军事图库 更多>>
缅甸建军纪念日阅兵 仪美国二战时研发电磁炮
中将:解放军攻台蔡英文GP-1激光制导炮弹现身
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 空停电导弹+无人机!美曝
有目标是好的!俄国产拉帮结派搞小动作!美
辽宁舰领衔40军舰现身苦大仇深金正恩 与习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