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首页 |
世界论坛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抓捕叶飞,一个国民党老兵的往事

陆军论坛    2009-04-10 11:45:27
 

    舅舅生前曾经当过国民党老兵,他不是自愿去当兵的;而后来离开军队,既不是退伍,也不是被军方勒令退伍的,而是自己逃离军队的。

    舅舅排行男丁第四,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所以,舅舅生来就不被外公所喜,在六个兄弟中,读书最少。按现在的说法,大概就是个初小文化,讲白了,小学都没毕业。在舅舅那个年代,能读上书,那是算不错的,至少要有中等家产以上的人家,才会有此条件的。但在自家兄弟中,却是读书最少,最没出息的一个。

    自我懂事,我只知道两个舅舅。最小的舅舅是北方一所高校的教授,很少回福建。我与小舅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至今可说是屈指可数了。所以,真正能常在一起的,只有四舅了,也就是舅舅了。而我母亲却是众多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而我又是母亲最小儿子。所以,舅舅对我一直很亲近,经常给我讲一些往事,尤其是解放前的事,自然免不了他当兵的往事。

    舅舅跟我讲的故事可多了,可惜,当时我年纪还小,许多遗忘了。而且,当年听舅舅讲述的那些故事,也没有意识把它记录下来。只知道,特别喜欢听舅舅讲他当兵的往事。

    以母亲及小舅的年纪推算,舅舅应该是生于1920年前。具体哪一年,母亲也说不清,我则更说不清。

    外公的旧家,离莆田市区大约只有五公里左右的路程。但在民国时,他们都说离府城近五铺路,也就是近十三公里地。原因有二,清时及民国的那条公路,弯弯曲曲;其二,旧兴化府衙在城南方向,而外公家在城北方向;其三,就是莆田这些年市区面积与民国时相比,至少扩大了十倍。

    那是一个中形盒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江,沿江即到莆田市区。外公的旧家,就在江边。据说田地不少,还有一定数量的山地,而且家里还有一两把枪。总之,在那块盒地里,外公的家底至少也是中等以上。所以生养了众多的子女,单是男孩子就有六人之多。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以及只有富家子弟才能读的起书的时代。六个男丁中,每人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文化教育。而舅舅因为排行第四,最不受外公疼爱,所以读书最少。更关键的是,舅舅小学未毕业时,身体已经长成(长大后超过180CM),故小小年纪,就如一个大人一般;而且舅舅经常在村里滋事生乱,更不为外公所喜。

    民国22年,国民政府颁布《兵役法》,实行抽壮丁政策。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舅舅小学尚未毕业,就碰上“征兵令”。而外公家里又因为男丁众多,必须要有男孩充丁。因此,舅舅就被外公指派充丁应征入伍。具体年份,不详,应该是1933至1934年之间的事。十几岁的舅舅,就此当上国民党兵,并随军队四处出征,足迹遍布大半个福建省!好象只到过广东的梅县地区,为此,除了母语莆田话外,还精通闽南话与客家话,而普遍话则是在军队中学的所谓“官话”。

    一、“剿匪”“剿贼”

    舅舅入伍的头几年,闽西地区正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的根据地。除此之外的八闽大地,基本上为国军所据。舅舅所在的部队,经常行军在闽南的漳州与泉州一带,最北的县城,早先几年只到过闽西的永定。只有红军长征之后,他们才到了长汀、瑞金一带。足迹遍及闽西八县。

    用舅舅的讲法,他们当年在那一带行军,是有任务的。就是保境安民,消灭山贼与土匪,并未提及与红军正面交战的经过。只说,那些土匪及山贼,往往只是小股人数,没有统一的服装,武装也差。当然,那个时候,舅舅他们所在的部队,武器装备也是极其落后,据说大部份只是汉阳造,一些人还背着大刀。而这样装备的军队,与那些所谓的山贼、土匪作战,竟然也是胜多败少。

    舅舅早先入伍的几年,几乎是在闽南及闽南与闽西交界的山区一带执行任务。而那些所谓的“剿匪”与“剿贼”,也只是小插曲而已。往往,他们的军队一过,“贼匪”往往一哄而散。即便正面交手,“贼匪”往往也是不堪一击的。

    二、抓捕叶飞

    第一个难忘的经历,应该还是红军即将开始长征的时候。部队接到一个命令,到闽南的泉州地区剿匪。对这样的命令与开拨,部队早已习以为常。当部队开往泉州地界,却临时改道,去了“泉州府”的南安县。具体命令是到南安与安溪两县交界的山区设伏,准备围剿小股的山贼,而且是要生擒贼首。

    那是一个九月天的傍晚,闽南的九月依旧是炎热的。白天炎热异常,然而山区的傍晚则有点冷,而且蚊子特别的多,尤其是草蚊更是挠人,一咬就是一大疱。舅舅所在的部队,出动了一个连,集体埋伏在山坡下的草丛里。一动也不能动,任由山中的草蚊饱饮鲜血,却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舅舅说,这次的设伏,与以前的几次,有着明显的不同。第一,人数比较多,整个连队集体出发。第二,提早几天赶到,而到预定地点,也提早了,而且埋伏时间要久;第三,谁发出声音,惊走“贼首”,军法从事。这在以前,很少有过的。只是在事后,他们才知道,要抓捕一个参加共产党的闽南籍人士,而且此人也不是闽西共产党总部那边的人,势力一般,手下的人也少,比较好抓。而且,到了事后,他们才知道,那个参加共产党的闽南籍人士,名叫叶飞。

    在当时,他们也并不知道叶飞是何许人也,抗战爆发前,叶飞在共产党军队中,谈不上什么名气。哪怕是抗战以后,也差不多是默默无闻。只是后来,共产党解放福建时,领兵的将领,却是闽南籍的叶飞,到那个时候,叶飞的名字,才名闻八闽的!

    言归正传。舅舅说,那天晚上,他们连队守了一夜,所谓的“匪首”及其所带领的“匪徒”并没有出现。而长官说,接到的命令就是原地固守,不得擅离,也不得发出任何声响,惊走“匪徒”,依旧是军法从事!

    那天晚上,官兵们忍饥挨饿不说。集体卧在草丛时,受尽草蚊的欺侮,而且下半夜,天又转冷,大家冷的发抖。而且不能睡着,不能移动,不能发出声响。集体如木偶一般,卧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农民开始出工时,他们才起立。并谎称例行行军、巡逻。然后回到随近的市镇,休整、吃饭,而且不能四处走散。许多士兵,吃完饭以后,拿着枪,坐在路边,靠着人家的墙壁,就呼呼入睡了。

    那天白天,大家安静无事,只有通讯兵来回穿梭,估计是在连队与营团之间,来回传送消息。而士兵们也落个轻松,没人叫醒,便继续睡觉。上头传来的命令是,原地待命,不得声张。

    待到那天傍晚,连长让大家饱餐一顿,然后继续休息。到天黑了,依旧是原地待命。可是,等到晚上八九点左右光景,镇上的灯光渐渐熄灭之后,连长突然又把大家全叫起来了。集中起来,口令也简单,出发!全连官兵,又行军至前一晚上埋伏的地点。未到指定地点之前,连长集中所有官兵,传达命令及注意事项。几乎与前晚一致,依旧是严格要求大家。只说,接到情报,有小股的“山贼”,这几天会侵扰小镇,上头的命令,尽可能生擒这些“山贼”。

    当天晚上,大伙才埋伏不到一个时辰,山上就出现了异常状况。黑暗中,山上果然下来了差不多二十几人。而且渐渐进入了埋伏圈,全连突然冲了出来,大喊“缴枪不杀”,然而,这二十来个的“山贼”与往常碰到的“山贼”大不一样。这些人并不慌乱,也根本没有缴械投降的意思。一时间,双方枪声大作,国军这边,先头就被放倒了几个。但毕竟,国军人多,在死伤二三十人之后,对方的“山贼”则死伤十几个人。尤其是中间那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更是凶悍,个头不高,但枪法挺准的,估计就是那伙人的“头儿”。

    当那伙人只剩下四五个时,依旧不肯束手就擒,枪支没有子弹了,还要徒手格斗,尤其是那个“头儿”,摆出的架式也挺好看的。无奈国军人多势众,最终活捉了四人。全连为了抓这几个人,却死伤达二十几个,几天来的怨气,全撒在这四个活口身上。然后押着四人,带上尸体,抬走伤员,往营驻地而去。

    其实,所谓的营驻地也只是临时的民房。而营长似乎想把此功居为己有,只是对连队嘉奖一翻,并承诺为他们连队请功。只说这几个“山贼”就交给营部处理,可以去庆功、休息了。明天准备押送至厦门,由营部亲自处理,当天晚上的看押,也由营部负责了。

    不料,由于“营房”是临时的民房,门窗不紧。也许是捆绑也不结实的缘故,下半夜,跑掉一人,正是那个“头儿”。后经审问余下三人,才得知,跑掉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叶飞。后押三名去厦门时,上级倒也没责备他们,反而嘉奖了一番。

    三、巡防半省

    抓捕叶飞之后,大约一年之后。红军也开始长征了,共产党大本营离开了福建省,省内只剩下小部份的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到后来,舅舅他们也才知道,跑掉的那个“叶飞”也并没有随共产党离开福建,并没有参加长征。而是继续留在福建,领导游击队,不过,活动范围已经不在闽西,更不在他们驻防重点闽南地区,而是转移到闽东山区。

    到那时,舅舅他们才知道,游击队的头头就是他们曾经抓捕过的叶飞!从1937年至1939年之间,舅舅他们的军队,常年巡防在闽南地区(今莆田、泉州、漳州三市)及闽西地区。期间经常发生与游击队交火,压制游击队的活动范围。倒也无啥大事。

    四、全军覆灭

    1939年,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几年了,南京也沦陷两年了。但福建这边,则相对平静,只是日机经常飞抵福建沿海,四处轰炸、扫射。而福建境内的国民党军队,防空力量则极其薄弱,从1939年至1941年几年间,福州以南的闽南地区,只击落十几架飞机,仅俘虏三名日本飞行员。

    1941年6月,福州沦入敌手,省政府迁至永安。而40年,厦门已经先期失陷,日本人在厦门扶持了汪伪政府。鉴于日本兵力不足,福建全省只是占领了福厦二地,以及沿海一些岛屿,不知何故只占领个别岛屿。平常,日本人只是利用飞机轰炸其它地方、扫射军队与平民。

    福建全省的抗日战争,并不如中原地区那些激烈,只有零星的战斗,而国民党军队,也并没有在福建省内布置主力部队。

    1942年年初,日本人又相继占领了福州地区的长乐、福清二县城。并有进一步进犯莆田的可能,当地的国民党地方军队紧张异常。哪一年,舅舅所在的部队,正好驻防莆田。而此时的舅舅,也升为副排长(因为舅舅块头较大,而且读过几年小学)。42年年初,莆田(时为国民政府一等县)县政府相关军事科得知,有小股的日本军队,已经侵占莆田沿海最大岛屿南日岛。据岛上送来的情报称,日军只有一百多人,大约一个连建制。因南日岛扼守南日水道,一旦南日岛失陷,三江口港则会变成死港,物资进出将全部中断(陆路福州早陷)。

    故舅舅所在的部队,得到一个死命令,就是无论如何要收复南日岛,确保三江口港(即涵江)的畅通无阻,保护生活、军事物资的进出。然而,那个时候,国民党军队只是地方陆军部队,只有租借民船,趁黑暗登陆南日岛。出动军队近五百人,为一整营。

    然而,政府得到的情报却不全面。日军的确只有百来人,而岛上的伪军却近千人。而且日本人早有准备,占据岛上有利地形,设好埋伏,只等国军来钻了。当舅舅他们上岸后不久,他们就被日伪军抄了后路,无法后退,而且有利地形又为日伪军所占,加上他们是地方军队,武器装备本来就落后,又缺少重武器,双方火拼的结局,可想而知了。

    但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死战到底。舅舅也多处受伤,后来,舅舅跟我讲述往事时,也给我展示了他身上的伤痕,一支腿伤在大腿,一支腿伤在小腿,而且胸部也有多次伤口,不过那些伤口是不是在南日岛之战留下,则不得而知。

    那天夜战,舅舅说,当了几年的兵,也打了一些仗。只有南日岛之战最为窝囊,他们才发现零星的敌人,自己的弟兄,就倒下一大片了,黑夜中,只看到对方的枪支吐着红红的火舌!舅舅在负伤之后,一看情势不对,顺势倒在死人堆里,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枪声全部平息了,确认日伪军已经离开了,才站了起来。而此时,死人堆里又站起另个一个人,那是舅舅的战友。两人结伴走到不远的海边,脱掉上半身的军衣,拉了一条小船,两人划船回了大陆。

    五、尾声

    两人回到大陆之后,也不敢归队。因为全军覆灭,而舅舅又是一个小指挥官,按军法也得处死,何况南日岛仍为日伪所占。所以舅舅他们不敢回到原来的军队,好在离家不远。就彻底离开了国民党军队,回家了。

    但是,怕原来部队追查,也不敢在老家呆着。跟外公说了,到邻县的山区,隐姓埋名,学习裁缝。一年后,外公给舅舅娶了一门亲,而婚事也不敢张扬。结完婚不久,舅舅又回到山区当他的裁缝。只是逢年过节,才偶尔回家。战战兢兢的,撑到国民党军队败退台湾,舅舅也不敢公开露脸。而解放以后,又怕共产党清算,直到后来人家问起,因为五舅未成年即夭折,混淆了视听。舅舅才回到莆田,但也不敢在家呆着,在离老家十公里的一个小镇上,继续当他的裁缝。一直到1962年才回到老家当裁缝,直到老死。

0.00%
0.00%
 
(组图)原来是他力主将毛岸英遗体不运回北京 葬朝鲜(2013-11-14 05:54:58)
被中共删除的长征真相(图文)(2013-11-05 05:15:23)
戴笠为讨美女特务的欢心 服用秘方(组图)(2013-10-25 06:41:55)
盘点延安十大美女的命运 大多凄凉(组图)(2013-10-25 06:28:07)
苏联男多女少 女兵用日军俘虏解决生理需求(2013-10-16 02:23:47)
(图文)揭秘台湾女特工:扮舞女卖色相重点放在大陆(2013-10-15 20:00:44)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0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